巧遇阎王

  时间久一点的学校,都有会自己不成文的传统,和他的潜规则。我们学校也不例外,9月份开学以后的第一个周末,就是学校的鬼节,每年的这一天,都会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

  但是那年的那一天,确实有所不同的,在这个学校来的早一点的学生,都知道这天是鬼节,所以即使外地的同学,也不会在学校逗留,晚上宁愿去耍夜,也不愿多呆一分钟。

  我是周五回家的,因为跟宿舍姐们商量好,周六晚上回学校来抓鬼,大家都知道我眼净(阴阳眼),所以都指望我可以看到。我把这件事情跟爸妈说了。爸妈担心我,但是也知道我决定的事情无法改变,所以决定周六去拜佛。爸妈早就想带我去求佛上香,正好周六大家都有时间,就定在周六早上去。早上早早的起来,做地铁到果园,换乘一辆公交,我们晃晃哟哟的来到了潭柘寺。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但是潭柘寺里的人们依旧虔诚的跪倒在地上,有的祈求佛祖保佑他们全家平安,有的祈求佛祖保佑他家孩子考上大学。

  爸妈拉着我在门口买了几捆香。这里的香简直贵的要死,我真不明白,如果佛祖知道他们靠这些香来赚钱,会是什么想法,这可不比那些和尚赚的香火钱,根本不是一个概念吗。哎,管他呢。在心里稍微的感叹一下,小跑几下,赶上了爸妈走远的身影。

  "哇.这么多佛?"望着眼前"玲琅满目"的佛像,我发自内心的感叹,"妈,原来咱有这么多佛啊?" 妈妈白了我一眼,拉着我就去一尊我不认识的佛祖的庙里.

  " 嗡..."刚一迈进一步寺庙的门槛,我的脑袋嗡的一响,眼前瞬间就漆黑一片.我一把扶住门.险些摔倒,爸妈诧异的看着我,“怎么了?是不是阴天难受啊?” “嗯,妈,没事” 我一手捂着心脏,一边跟妈妈说,可是心跳还是很厉害,当时那一瞬间的感觉,就仿佛什么东西砸在了我的门面上,妈妈紧张的扶着我,引来了四周人怪异的眼光。我硬撑的直起身体,笑着对妈妈说,“没事了,好了。”爸爸妈妈对我投来将信将疑的眼光,但是看着我一步步的走向庙里,没有出现什么特殊的现象,也就放心下来。

  “噗通。”我跪在了蒲团上,双手合实,“神啊,佛啊,我又不是什么妖魔鬼怪,不要这样给我压力,我只是普通人,承受不了的,刚进门就给我下马威,一会不给你烧香。!” “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呼,呼,呼”还是不管用,心跳很快,我想抬头看一眼那尊佛,可是我不能,我抬不起头,我不能直视他。于是,我蹭的站起来,跑出庙,爸妈紧跟上我,“怎么了?”“妈,阎王殿在哪?我想我应该跟他投缘。”“瞎说什么呢。!”妈妈听到我这么说,愤怒的看着我。“您别生气,我刚一进去,就感觉好憋闷,喘不上来气。”“走吧。”爸爸劝说这妈妈。没办法,妈妈只好带着我朝阎王殿走去,“哎,妈,看来您跟阎王很熟么?这么清楚他在哪?”“在瞎说我抽你!没看见那么大的牌子上写着么?”“哦、这样啊,别动不动就要打人,不知道闺女我眼神不好啊?”撅着嘴,跟着妈妈屁股后面,走道了阎王殿门口,我兴奋的冲了进去,“噗通”跪了下去。边上的人诧异的看着我,我不理会他们,双手合实,“阎王大人,我知道咱俩亲近,前来拜见您,我呢就是希望,要么您收回我的阴阳眼,要么您就稍微给我点法力。我处于这个中间,很难办啊,其实我很希望您可以给我这个机会,我也希望帮助别人,消灭那些恶鬼。除暴安良啊.我的神啊 ,不是我的佛啊.额.我的阎王大人啊..我也不知道您属于那种东西,但是……”“哇呀呀,你说谁是东西啊,你个小毛丫头。不知好歹,本官差点听信你的妖言,准备赐予你法力,可是你居然说本官是东西?无法饶恕,哇呀呀……哇呀呀……哇呀呀……(鸦雀无声)哇呀呀……(依然鸦雀无声)。外?小毛丫头,本官在跟你说话呢?哎?”“噗通”我晕倒的声音。“啊!闺女闺女,你怎么了?你醒醒啊?”“这位施主,我来给令媛把脉。

  “好,麻烦您了”....“施主放心,令媛只是受到惊吓,请扶她到后殿休息片刻”“大师谢谢您。”“阿弥陀佛”。

  “嗯。” “丫头,你醒啦?”“嗯,吓死我了,刚内老头长的那么吓人,我以为钟馗最吓人了,原来阎王长的比钟馗可怕多了,这破坏阎王在我心目中黑马王子的形象。我……咦?”我一边说一边睁开眼睛,爸妈都不在屋里,屋里?这是哪?刚谁跟我说话?“妈?爸?”我大声的呼喊这,“丫头你小点声,这里是寺庙,不是旅馆”“谁?”我惊恐的盯着四周,“这么快就不记得我啦?”“噗通,阎王大人,对不起,小女年少无知,不小心触怒了您,请您原谅。”居然是刚才内个难看的老头,他真的是阎王?“哼。本官何时受过此等气?罢了,你可记得,那次白无常去你家,让你魂体分身?”“记得记得”“你可知为何?”“不知,不知”阎王瞪了我一眼,继续到“其实我们很早就注意到你了,你不光眼睛可以看到一些修为稍微高点的游魂,身体还可以感应到他们,而且你还是难得一见的九阴之体,所以那次我是让白无常去测试一下,你的魂体融合度,可是没想到,你的身体因此感染到了阴气,所以你去其他的寺庙,会有压抑的感觉。”“呜呜……”“你哭什么?”“没有你们这样欺负人的?我能看到东西怎样,我九阴之体怎样?我又不是小白鼠,干什么拿我做实验。”“你不想拥有法力么?”“真的?”我一下瞪大双眼,“嗯”“我在做梦,好吧,我要快点醒来。”

  “明天的这个时候,你会拥有法力,但是记住,你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东西,所以你要忍受,如果因此吓破胆,那是你自己的事”“我在做梦,我要快点醒来。我在做梦,我要快点醒来。”

  “醒醒”“嗯?”“起来了,你今天不是回学校么?”“妈?爸?我怎么回家了?”“昨天你昏倒了,在寺庙的后殿睡到晚上也不见醒,你爸就把你弄回来了,现在都下午3点了,再不去就晚了。”“三点?啊。对了 对了,抓鬼 抓鬼”我嗖的一下窜起来,穿上衣服就跑出了家门。

  开启阴阳眼

  飞奔到车站,从家里到学校距离可不进呢,“哇塞,这么多人等车?大周六的做什么?去旅游啊。”我惊讶的望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人群,可是他们并不拥挤,井然有序的排着队,脸上都是淡漠的表情。“咯噔”我的心跳露了半拍,“明天的这个时候,你会拥有法力,但是记住,你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东西,所以你要忍受,如果因此吓破胆,那是你自己的事”阎王对我说的话,犹如一颗响雷在我耳边炸开,我额头上的冷汗哗就流了下来,真的?是真的?“哎,你坐不坐车,别在这堵着!”后面一个乘客的喊声惊醒了我,我木木的给他让开,当他走道“人群中时”“人们”都自觉的给他让开路,但是他浑然不觉,这更证实了我的猜想,他们,不是人,是魂。惊醒过来的我,也慢慢恢复了正常,因为我只能看到他们大概的身形,其他的一概都是模糊的。似乎他们发觉有人盯着,突然齐齐转头看向我,“唰”我赶紧把头底下,谁知道他们了解到我能看到他们,会做出什么举动。不过心里却暗爽了一下,以前虽然可以看到,但那一次有这么清晰?我加快脚步往站牌下走去。他们依然自觉的给我让出一条道路。

  没一会开往张房的917就来了,还好车站没有什么人,并不着急挤上去,等人都上的差不多了,我才慢哟哟的抬脚上车。上车刷卡,“!!天”我震惊了,我的心里在呐喊,车上居然坐满了人,甚至还有很多站着的!我唰的转头,看了一下站牌的地方,那里空空如也,我才明白,原来他们上车不用走车门的。心里很恐惧,这时是夏天,不知道是司机开的空调还是因为他们,反正我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没办法,既然上来了,就找个地方坐下吧,我硬着头皮往前走,就当他们不存在一样,他们依然自觉的给我让开,可是看到他们给我让路的身体穿过铁管,和座椅时,身上的鸡皮疙瘩恨不得,一抖掉一地。看着两边都坐满的座位,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最终下定决心,找了一个位置准备座进去,三人的座位,我准备座到最里面的那个,可以看到窗外,我感觉就放心很多。

  虽然那个座位上有个“人”,但是他看我过来,自觉的让开了。

  “你可以看到我们,对吧?”

  “咯噔”“谁?谁在跟我说话?”

  “嘘,不要出声,我直接跟你的心灵对话”

  “你是谁?”我紧张的东张四望,希望找出她的身影。

  “不要紧张,我没有恶意,你也看到这些灵魂了对吧?我只是确认你是否对我们有恶意。”

  “你脑子有病吧?没看到我身上都是鸡皮疙瘩么?我怕你们,我还害你们?”听到他这么说,我忽然暴起!

  “呵呵,说的也是,我们是一些无家可归的魂魄,只搭个顺风车,你安心坐车吧。”

  听到他这么说,我扑腾扑腾乱跳的小心,终于蹦回了他原始的速度。一路上就这么有惊无险的走了过来,“大石河到了,请您刷卡下车”“啊……可到了,这一路,憋死我了”唰 我蹦下了车。

  慢慢往学校溜达着,脑子里却在思考“我真的能看到了,看到阎王没有骗我,那法力?等等,他没告诉我怎么用法力啊,啊!那怎么办,今天还说要捉鬼,结果我开了阴阳眼了,却没有法力,天,你不能这么耍我”

  在怎么抱怨事情已经这样了,我只能耷拉着脑袋溜进学校,“OH~MY~GOD!!!”天啊,学校难道成鬼都了么?到处都是游魂,仿佛要爆炸了一样,就好像早上上班时间做地铁一号线的感觉,那叫一个拥挤啊。不过也难怪,学校边上就是个火葬场,游魂不多那就不对了,可是,这那是我能接受的?望着眼前“人山人海”,我脑海中忽然浮现我被千万游魂攻击,吞噬的场景,“啊~~~~” 一声大叫,我想吓跑他们,结果换来的却是保安的一个大卫生眼,顺带三个字“神经病”!

  哎,没办法,只能自己救自己啦,我的宿舍就在正前方,只要我冲过去,我就解脱啦!

  “嘿咻,嘿咻,加油,加油。充啊!!!”(注意,这里没错字,是充,给自己充气.)三步并成两步跑,两步并成一步飞的赶到宿舍楼下。“噔噔噔噔”三层的喽,愣让我几步就跑了上去。我的宿舍在305,一脚踹开门。“啊!!我看到活人啦”抓起桌上的水,咕咚咕咚就喝下去了。宿舍的人都像怪物一样看着我,“小苒,你没事吧?是不是脑袋被门挤了?严不严重,要不要带你去医院?”老穿(读2音然后加个er以后都简写穿)舍友满脸严肃的对我说。“噗……”“哇草,要死啊。”看着老船同学严肃的表情,配合她的话语,我不小心喷了,而我们一向乖巧的燕儿同学却遭受了一场人工降雨,直接爆出脏话。

  “哈哈,同志们!我实现梦想了!我能抓鬼了!!”我高昂的,激情澎湃的喊出这一句。

  ……(10秒后)

  “你是不是真的被门挤了?还是防盗门吧?”老穿依旧满脸严肃略带谨慎的对我说。

  “不是不是,我现在能看到灵体了。我……”

  “呼啦。!”

  老穿瞬间站起来,一手捂着我的头,一手摸着自己的头,嘴里念叨着“坏了坏了中邪了”

  燕儿更是抄起一把尺子在我脸上不断的拍打着,“醒醒哎,醒醒,现在白天呢”

  而我们可怜的静,芳怡同学更是直接跳上了床铺,蒙在了被子里。

  “哎呀”我拿开了穿的手,打掉了燕儿的尺子,拍了拍静和芳怡,“不要闹了,我说的是真的。我昨天……”

  大家听着我的叙述,一个个露出了怀疑,惊讶,可怕,和发呆。好吧,我承认发呆的是静,因为她跟我接触最少,不太敢相信我所说的,也不能理解,为何我能看到这些。可是这个怀疑我的人,居然是老穿,“哎?穿,你那是啥目光哟?”“我怎么觉得这事,这么离谱呢?给了你阴阳眼,不给你法力,如果来个厉鬼,你不直接吓死?”噗通,我一屁股坐在床上,“唉,我愁的也是这个事,不明白为什么。我……咦?好像从进了宿舍楼之后就没有灵体了,为什么?” 我猛的站起来走到窗边,“果然,外面有好多灵体,为什么宿舍楼没有?难道宿舍楼里有个更强大的灵体,他们不敢进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