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换寝室

  她们都要换寝室

  李康是S大学的辅导员。这天加班到很晚,天降大雨,他打着伞匆匆地往宿舍跑。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闪电在天空劈过,伴随着青白色的光,他看到自己的伞沿下面探出了一个女人的头。乌黑的长发倒垂下来,那个女人惨白的脸对着李康一笑。

  “妈呀——”李康尖叫着丢掉了手里的伞。

  雨“哗哗”地落在了他的身上,完全湿透了衣服。被丢掉的伞上什么也没有,那探出来的女人头也没有了踪影。狂风呼啸而过,身边的小树摇摇晃晃的,树丛深处似乎隐没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李康不敢去看,因为无论是刚才探出来的脸,还是那隐没的身影,他都非常熟悉。

  在这个无人的、冰冷的雨夜里,李康蹲下来痛苦地抱住了头:“我好后悔啊!当初如果不那么做,我就不会……”

  那件事,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那时李康好不容易进S大当上了辅导员(现在工作难找,很不容易哦),他工作非常努力,上进心极强,希望早日从试用变成正式编制。但是,很快麻烦事就找上他了。

  一个叫范琳的学生跑到办公室,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站在桌子前不肯走:“李康老师,你一定得给我换寝室。我寝室里有鬼!”

  李康一口茶水差点儿喷出来。

  范琳说:她住在二人寝室里,室友欧阳雨晴前段时间失踪了,一直没找到。私底下大家都猜测欧阳雨晴已经死了,并安慰范琳不要伤心。但就在那天晚上,范琳迷迷糊糊刚睡着,就听到了“啪嗒啪嗒”的脚步声,然后洗手间的门被推开了。接着,水龙头开始“哗哗”流水,伴随着水声,还传来了一个女孩洗漱的声音。

  范琳说:“洗漱的肯定是欧阳雨晴。她有咽炎,刷牙的时候经常会干呕,那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

  从那以后,范琳天天晚上都能够听到那种洗漱的声音,基本都是在半夜十二点钟。欧阳雨晴从没有在学校里出现过,这点范琳很确定,但欧阳雨晴每天晚上都会回来洗漱,这太可怕了。

  范琳感到非常恐惧,根本睡不着。

  昨天晚上,范琳壮着胆子从床上下来,准备去看个究竟。她走到洗手间门口,伏下来透过门板下端向内张望,一双粉红色的拖鞋顿时映入她的眼帘——那正是失踪的室友欧阳雨晴的鞋子。更可怕的是,鞋子里没有脚,只有垂下来的睡衣裙摆。

  室友真的回来了,而且她没有脚!

  听完了范琳的讲述,李康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努力地安慰范琳,但范琳死活要换寝室。

  李康在心里快速地衡量了一下:寝室是换不得的。首先,寝室数量是有限的,现在已经没有空寝室了,强行勒令别人和范琳换,搞不好会被投诉,影响自己未来的工作;第二,换寝室是要向院里提交申请的,如果李康以此鬼怪邪说为借口换寝室,那么院里那些看他不顺眼的人一定会借机说他的坏话,他说不定就会被解雇。

  不行,为了得来不易的岗位,不能给她换。

  李康好不容易劝走了范琳,没曾想隔天又来了一个女生。这个女生看上去很冷艳,也很难惹,她手里拎着一双高跟鞋,“当”的一声放在了桌子上:“老师,我要换寝室。我寝室有问题!”

  意外

  这个叫曲婷婷的女生反映的问题很简单:她买了一双新的高跟鞋放在床下,一次都没有穿过。可是前几天拿出来的时候,发现鞋子出现了磨损,像是被人穿着走了很久一样。

  曲婷婷的室友留学去了,不在国内,谁会偷偷潜进来穿她的鞋子呢?所以,曲婷婷认为寝室里有不干净的东西,要求换寝室。

  李康又是惊出一身冷汗,说也许是有老鼠之类的,不要想得太偏激。

  但曲婷婷不吃这一套,猛地一拍桌子:“还有更恐怖的!”

  其实,促使曲婷婷来换寝室的是前一晚发生的一件诡异的事:曲婷婷半夜醒来,发现床下有动静,她迷迷糊糊地一看,见红色的高跟鞋自己从床下移动了出来——虽然是移动,但两只鞋一前一后,很像是有人穿着走动的样子。然后鞋子就这样一点儿一点儿地往外走,停到寝室的一面墙前不动了。

  曲婷婷吓得一夜没睡,快要天亮的时候,鞋子自己回来了,磨损得更厉害了一些。

  听完了曲婷婷的讲述,李康再次开始了剧烈的心理活动:这间寝室真的有问题,按理说是应该给她换一换的。但是现在根本就没有空寝室可以换,再说了,因为一个鬼故事来换寝室,李康还想不想在学校干了?

  于是李康一咬牙,拒绝了曲婷婷的要求,而且恐吓曲婷婷:她要再说这种鬼话,就通报批评。

  李康的上进心很强,只想出人头地,但是刚上任就碰上了这么两个想换寝室的姑娘,真是头疼。

  这两个姑娘经常给李康打电话,要求换寝室。某天他突然灵机一动:哎,曲婷婷想换寝室,范琳也想换寝室,为什么不将她们俩的寝室对调一下呢?

  曲婷婷不认识范琳,不知道范琳寝室闹鬼的事。

  范琳也不认识曲婷婷,不知道曲婷婷寝室闹鬼的事。

  只要帮她们俩换一下,然后她们即使再遇到恐怖的事情,也不好意思再提出要求了。

  说办就办。李康摆出一副“爱学生”的慈祥样子,没有上报学校,偷偷地给两个女生换了寝室。他还分别嘱咐两个女生,千万别把自己寝室闹鬼的事情说出去。

  两个女生都答应了。

  然而,就在李康以为一切顺利的时候,两个女生都意外身亡了。几乎同时,她们暴毙在了新换的寝室里。

  从此之后,李康陷入了一系列灵异事件之中。

  他坐在办公室里的时候经常听到有人敲门,然后传来“李康老师在吗,我想换寝室”的声音,那声音分明就是范琳的。

  下班回寝室的时候,李康经常会在门口看到高跟鞋,血红血红的颜色,令人触目惊心。午夜时分,他更是频频收到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李康老师,你给我换的这是什么寝室啊?

  范琳和曲婷婷对李康充满了信任,请求换寝室,却在李康不负责任的行为下,各自换进了一间鬼寝室,双双死去。李康知道,这两个女生一定恨死他了。

  校园异事有缘故

  李康心中悔恨又恐惧,工作状态自然不是很好。主管学生事务的谭主任发现这一状况之后,就问李康怎么了,李康支支吾吾地说遇到了一些诡异的事情。谭主任很理解地说:“校园里诡异的事情很多,我们这些老教师都有体会。这样吧,我送你一本书,里面有很多避免鬼灵缠身的方法,你学习一下。”

  于是,李康得到了一本叫作《校园异事大全》的书。他坐在办公室正在翻阅,突然门打开了,一个姑娘走了进来。

  看到那个姑娘,李康差点儿从椅子上摔下来——她居然是欧阳雨晴!

  欧阳雨晴就是范琳失踪了的那个室友。范琳说她经常听到欧阳雨晴半夜回来洗漱,以为有鬼,现在看来是范琳想多了。欧阳雨晴根本就没有死,她好好地回来了。

  欧阳雨晴见到李康之后就开始痛哭,她为死去的室友感到惋惜,说:“李康老师,您知道我的室友生前为什么要换寝室吗,为什么又在新换的寝室里死了呢?我好想知道啊。”

  李康感到很愧疚,不敢回答这个问题。

  欧阳雨晴抹了一把眼泪,说道:“我估计,寝室里一定是有鬼。我早就听说咱们学校的寝室里有鬼,那个鬼害死了我的室友。李康老师,您年轻有为,帮我一起抓鬼吧。”

  李康当然不会同意,自然也不会承认自己就是害死范琳的间接凶手。

  他支支吾吾地把欧阳雨晴劝了回去。

  当天晚上,李康躺在床上研读主任送的《校园异事大全》,有一段文字引起了他的兴趣:

  学校易生鬼,而鬼乐于寄住于寝室之中,尤其以墙壁为甚。然而,鬼只敢闹而不敢害人,因为万物皆有法则,唯学生才是寝室主人,鬼不可越主,不可害学生。因此,学校虽然个个都有异事,但真正出事者甚少,是以学校年年事业都可以顺利进行。然而,若私下里换寝室,未得学校允准,名不正言不顺,便容易出事。三年前曾有女生遇壁鬼,心下害怕,与人私换寝室,不曾想另一寝室也有壁鬼。鬼不怕私换寝室之主,便从壁中出,将女生挤于墙壁之上,血肉模糊,死状极惨。

  李康顿时明白了:原来是这个道理!范琳和曲婷婷的寝室里虽然都有鬼,但因为她们才是寝室的主人,所以鬼只是闹闹,不会害她们的性命。谁知她们在李康的授意之下偷偷地换了寝室,名不正言不顺,到了新寝室之后便镇不住鬼了,鬼便将她们杀死了。

  这样看来,李康真的是害死两个女生的凶手。

  就在这个时候,窗帘突然被掀开了,窗外闪过了一张脸,对着李康阴阴地一笑。

  是范琳,那个总是神秘兮兮的范琳。

  与此同时,李康的手机响了起来,收到一条短信:李康老师,您的床板有点儿硬啊,被子也不够暖和呀!

  李康全身顿时爬满了鸡皮疙瘩。他急忙掀开自己的被子,只见一张照片不知何时放在了被子下面。照片上面赫然是曲婷婷冷艳的脸,她的手里还拎着那双红色的高跟鞋。

  李康再也受不了了,这种惊吓和打击讓他快要崩溃了。他思来想去,给欧阳雨晴打了一个电话:“我是李康,同意帮你抓鬼,替你室友报仇。”

  欧阳雨晴的声音听起来兴奋极了:“我就知道您是好人!抓鬼的方法我都已经整理好了,我们明天就办。”

  出卖

  欧阳雨晴提供的抓鬼方法分初级和高级两种,若壁鬼不太厉害,用初级便可以解决它了。

  她准备了充足的香烛和纸钱,在午夜十二点的时候打开了寝室的门。也许是这间寝室死过人的缘故,门内总是阴风阵阵,李康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欧阳雨晴把香烛在四面墙壁前供好,然后焚烧纸钱,口中念念有词,大致的意思是:壁鬼你已经害过了人,自己要知道羞愧,从墙壁里出来,远离校园吧。

  李康觉得这仪式很好笑,但香烛散发出来的味道和那些淡绿色的火苗烘托出一种诡异而神秘的气氛,讓他笑不出来。

  欧阳雨晴念完之后,把一碗酒洒在了地上。就在这时,寝室里似乎发生了晃动,像地震了一样。

  欧阳雨晴兴奋地说道:“壁鬼听到了!”

  然而壁鬼没有从墙壁里出来,反而是传出了阴森的笑声。寝室里所有的鞋子都开始满地乱走,最后摆成了一个字:不。

  欧阳雨晴叹了一口气:“这个壁鬼非同一般,不肯就范,看来我们需要用高级的方法来制服它了。”

  “高级的方法是什么?”李康问。

  欧阳雨晴严肃地说:“壁鬼是个痼疾,我们绝不能讓它再害学生,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面墙壁砸开,讓它没有栖身之所,再在断墙里洒入鸡血,将它驱走。”

  “砸墙?那可不是小事啊!”李康吓了一跳,立即想到了层层的申报手续以及其他同事的白眼。

  欧阳雨晴拉住李康的手,真诚地说:“这就要请您帮忙了。您是知道前因后果的,所以需要您向校领导提出申请,然后砸墙。我知道这很讓您为难,也许会影响您未来的工作,但是为了学生们,求求您了!”

  李康看着欧阳雨晴泪汪汪的双眼,心里乱作了一团。他突然松开了欧阳雨晴的手,说:“行,为了你们,我愿意冒险。但是我想讓你听听到底是哪面墙壁里有壁鬼,这样的话,也不至于把所有的墙壁都砸烂,工程量也小一点儿。”

  “您想得果然周全。”欧阳雨晴很听话地把耳朵贴到墙壁上,挨面墙听了起来。当她听到西面墙壁的时候,兴奋地说,“笑声是从这里传来了,壁鬼在这儿!”

  说时迟那时快,李康突然疯了一般冲上去,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尖刀,猛地刺入了欧阳雨晴的背部。他用力很大,刀已经贯穿,将欧阳雨晴瘦弱的身体钉在了墙壁上。

  欧阳雨晴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李康:“你……”

  李康阴险地笑了,脸上的善意不复存在:“别傻了,你以为我真的会帮你抓鬼,会为了你丢掉自己的前程?不可能!”

  欧阳雨晴依旧呆呆地看着李康。

  李康接着说道:“我在《校园异事大全》里看到了更好的破解壁鬼的方法,就是将一个妙龄少女钉死在有壁鬼的墙上。少女会被壁鬼吸走,尸体完全没有踪影,不会被人发现。而我也会从此得到壁鬼的保护,死去的曲婷婷和范琳就再也不会缠着我了。”

  这才是李康今天来的目的,他讓欧阳雨晴对今晚抓鬼的行动保密,就是要实施这个献祭的方法。一会儿尸体会被壁鬼吸走,再也不会有人知道李康的罪恶行径。

  果然,墙壁里发出了“咝咝”的声音,一双苍白的手伸出来,将欧阳雨晴拉进了墙壁里。欧阳雨晴的身体因为挤压而发出“咔咔”的声音,很快就消失不见了,连血迹都没有。

  现在这间寝室,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李康还在冷笑:“哼,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请你去死吧

  第二天晚上,一切风平浪静,李康躺在床上看着书,心情极好。

  他的手无意中再次碰到了《校园异事大全》,便翻到了壁鬼传说的那一页。他吃惊地发现,在那个传说的后面不知何时多了一幅插图。

  插图里有三个女生,她们并排站着,笑容如花。那三个女生李康全都认识,她们分别是范琳、曲婷婷,还有刚刚死去的欧阳雨晴。

  在那幅图片下面还多了一行红色的小字:这三位女生便是三年前被壁鬼害死的女孩。她们的经历很凄惨,发现鬼魂之后求助于自己的辅导员,但辅导员不负责任,只是私下里把她们从一间鬼寝室换到了另外一间鬼寝室。从此,三个女孩的亡魂时时在校园里飘荡。

  怎么会这样?这些内容之前李康都没有看到。如果这些内容是真的,那么曲婷婷、范琳、欧阳雨晴三年前就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李康的手机响了,里面弹出了一条很长的短信:

  李康老师,我们对你很失望,真的很失望。

  三年前,我们遇到了壁鬼,也遇到了一个像你一样不负责任的辅导员。我们惨死之后非常痛苦,便将那个辅导员杀了。

  从此以后,每年招新辅导员的时候,我们都会出现,上演从前的一幕,来考验辅导员是不是对学生真的有责任心。我们给了你很多次机会,我甚至还带着你一起去抓鬼,希望你能够有良知。但是你在最后还是牺牲了学生,保全自己。像你这样的人,不配做辅导员,还是请你去死吧!

  手机的屏幕突然灭了,房间里的灯也全都灭了,四周陷入一片黑暗中。

  李康看到窗外出现了三张脸,那三个女生正飘在半空对着他诡异地笑着。与此同时,李康感觉到背后的墙壁里探出了两只冰冷的手,把他死死地向后拽。

  他想要挣扎,可是没有一丝力气。他想要呼喊,可是发出的却是虚无的声音。

  新一轮的考验

  三个月后,S大学又招进了新的辅导员。

  谭主任正在与新辅导员谈话:“做辅导员最重要的就是,要对学生有爱心和责任心,你觉得你能够胜任吗?”

  新辅导员急忙点头:“我觉得我可以的。我以前就特别热爱服务学生,愿意为学生工作奉献。”

  谭主任点了点头,其实这话他已经听过很多次了,前不久死去的辅导员李康也这样说过,可是他没能经得起考验,实在是遗憾。说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看行动。

  谭主任安排新辅导员坐在办公室里,开始接手工作。而此时此刻,那个叫曲婷婷的女孩正等在办公室门外,她的手里拎着一双磨损了的高跟鞋,等待向辅导员诉苦,等待辅导员给她解决寝室的问题。

  新一轮的考验又开始了,新的辅导员能够经得起考验吗?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