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祥之照

  拍照周末,徐晔陪着他的女朋友陆怡在学校的花园散步,他们牵着手,走在盛开的花草间,很愉快。

  这时,一个身穿格子衬衫、头戴鸭舌帽的男生走了过来,他拿起挂在脖子上的相机示意了一下,笑着说:“同学,需要我帮你们拍张照吗?陆怡有点儿害羞,躲到了徐晔身后。

  徐晔也有点儿不好意思,干笑道:“不用了吧!谢谢了。

  男生没有放弃,神秘兮兮地说:“我这拍的可不是一般的照片,而是阴阳照,能够照出一切虚妄,驱逐一切凶邪!徐晔见他神神道道的,皱起眉头说:“还是算了吧!男生叹了口气,气馁地说:“我又不收钱,你们就当帮帮我好了,行吗?见他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徐晔只好点点头。

  他牵着陆怡的手,按照男生的指示,站在一处空旷的草坪上面露微笑。

  随着“咔嚓一声,闪光灯亮起,这一刻的画面部被收纳进了相机里。

  没过多久,男生取来两张照片,他将一张照片交给徐晔,说道:“这是阴照,你收好,另一张是阳照,给你女朋友拿着。

  说完,他把另一张照片给了陆怡。

  徐晔看了看手里的照片,又看了看给陆怡的照片,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

  他心中无奈,却也不好说什么,毕竟男生并没有要求他们做什么,还给他们免费拍了张照片。

  他们向男生道了声谢便离开了。

  在他们走之前,男生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说他们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回来找他。

  晚上,徐晔洗漱之后便上床准备睡觉了。

  今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心神不宁,在床上翻来覆去,过了很久都没睡着。

  无聊之际,他想起了今天和陆怡拍的照片。

  他从书包里将那张照片取出来,借着手机微弱的灯光打量起来。

  照片上的女孩很漂亮,一头漆黑发亮的长发,长长的睫毛,笑起来眼睛弯得像月牙一样,红扑扑的脸蛋上还有两个小酒窝,看起来很可爱。

  徐晔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他轻轻地抚过照片上的女孩。

  可就在下一刻,他脸上的笑容却僵住了。

  照片里,几缕漆黑的发丝从陆怡的身后飘到她的脖子前,隐约可以看到陆怡身后有一个女人,只露出了半张脸,肤色苍白,眼神冷厉。

  什么时候多了这样的一个女人?徐晔惊疑不定地看着手里的照片,他记得今天拍照的时候明明没有人站在他们身后。

  dash;—她明明是短发,头发怎么能会飘到脖子上?陆怡回头,正好对上了一双发着幽光的眼睛,一个女人站在她的身后,长发飘飘,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啊!陆怡发出一声惊叫,可声音却又戛然而止,那飘舞的长发如同毒蛇般勒住了她的脖子,让她喊不出声来。

  陆怡感觉意识渐渐模糊,想要求救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手机跌落在地上,里面传来徐晔焦急的声音。

  就在陆怡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那张照片突然燃烧起来,变成一团火焰向女鬼飞去,缠绕着陆怡的头发直接被烧断了。

  女鬼大吃一惊,化成阴风从窗口逃走了。

  一起微笑第二天,徐晔和陆怡来到昨天他们拍照的地方,那个男生果然还在这里。

  他胸前挂着相机,一见到他们,就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我们又见面了。

  男生面带微笑,似乎早有预料。

  “我们来是想问问你照片的事情。

  徐晔凝重地说道,同时将一张照片递了过去。

  “阴阳照,可照虚妄,亦可驱凶邪。

  男生接过照片,先是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然后又道,“你的这张是阴照,可以照出一切鬼魅,而这个女生的是阳照,妖魔鬼怪不能近身。

  如今你们只带来了阴照,想必照片上的女鬼已经出现,使阳照消耗掉了吧?陆怡赶紧回答道:“没错,大师,那个女鬼昨晚差点儿就把我害死了,最后是你给的照片救了我一命。

  男生连忙摆手道:“我可不是什么大师,叫我夏宇轩就行了。

  徐晔焦急地说:“那你能帮帮陆怡吗?照片已经毁了,要是那女鬼再来,陆怡就危险了!夏宇轩说:“帮你们自然没有问题,可前提是你们得相信我。

  徐晔连忙说:“我们当然相信你。

  “你先别急着表态,听我把话说完再做决定。

  夏宇轩说道,“鬼都是由怨气所化,生来就带着怨恨,若是强行送走女鬼反而会适得其反,所以我们首先要做的不是驱赶它,而是亲近它……等夏宇轩把整个计划说完后,徐晔和陆怡都咽了口唾沫,两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当晚,陆怡回宿舍用艾草泡的水洗净身体,然后等所有人都睡着后来到阳台。

  她站在一面镜子前,并在她与镜子之间点了一支蜡烛,然后她手持一炷香,紧张地盯着镜子。

  点燃的香飘出轻烟,像是有灵性般飘到陆怡的身后,勾勒出一个女人的身影。

  陆怡看着镜子里身体越来越真实的女鬼,忍住没有回头,她谨记着夏宇轩的告诫。

  在女鬼的身体完全显露出来后,陆怡通过镜子,对女鬼露出了一个微笑。

  然后便持着香,绕过女鬼往宿舍走去,在这个过程中她始终没有朝女鬼看一眼。

  陆怡走到床边,她虽然没有往身后看,但她知道女鬼一直在跟着她。

  陆怡躺到床上,向一边侧着身睡,没过多久,她就感觉有冰凉的东西贴上了她的后背,这令她打了个冷战。

  心里害怕,却一动也不敢动,一直到天亮,那种冰冷的感觉才消失。

  一连几天皆是如此,陆怡每晚都会将女鬼引出来,以微笑对之。

  夏宇轩说这是在对女鬼表达善意,如果你对鬼表现出害怕或者敬而远之,那么鬼就会感觉被歧视了,心中的怨气便会爆发,这才会去害人。

  几天下来,陆怡不仅没休息好,还时刻担惊受怕,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她冲徐晔哭诉,说自己再也坚持不住了,这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夏宇轩想了想,说道:“算算时间也应该可以了,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进行计划的最后一步——把女鬼送走。

  送走女鬼晚上,他们背着一大堆东西来到学校里一个偏僻的角落,准备做法。

  夏宇轩在空地上用朱砂刻画了一些怪异的线条,他说这是用来送走女鬼的阵法。

  此外,他还让徐晔在四个方向都点燃了一个火盆,火盆里燃烧着冥币、纸衣服之类的东西。

  而陆怡则站在阵法的正中央,紧张地向四周张望着,有些不知所措。

  “别紧张,接下来就该请女鬼出来了。

  要是你表现出排斥的样子,很有可能会前功尽弃!夏宇轩提醒道。

  陆怡闻言,不再四处张望,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夏宇轩点了点头,取出几张符纸开始念咒。

  他平淡的声音像是有着某种魔力,才刚一发声,就刮起了一阵阴风,火盆里的火焰在黑夜里摇动不停。

  一个皮肤苍白、长发飘飘的女人在陆怡的身后显现,她刚一出现,陆怡的身体就颤抖了一下。

  徐晔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女鬼,见女鬼几乎贴着陆怡的后背,他顿时大急,不由自主地想要走过去。

  夏宇轩拦住他,说:“别冲动,现在是关键时刻,万万马虎不得。

  说完,他便开始专心念另一道咒语,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女鬼。

  最后,夏宇轩低声念了一句什么,他手中的符纸瞬间燃烧起来,紧接着就传来了陆怡的一声惊呼。

  徐晔顾不得那么多了,立即要冲上前去,可这个时候,却阴风大作,吹得所有人都睁不开眼睛。

  当风停下来后,陆怡已经倒在了地上,而女鬼也不见了踪影。

  “陆怡!徐晔冲过去抱住了她。

  夏宇轩用手撑开陆怡的眼睛看了看,舒了口气,说道:“她没事,女鬼已经送走了,用不了多久陆怡就会醒过来。

  没过多久,陆怡果然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她有些疑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陆怡,你现在的感觉怎么样?徐晔关切地问道。

  “我感觉很好,一直缠在我身上的寒气消失了,整个人都舒服了很多。

  陆怡说道,然后她又小心翼翼地问,“女鬼已经送走了吗?“嗯,女鬼已经走了,你回去后休息两天身体就完全恢复了。

  夏宇轩笑着说,两人见到陆怡没事后都放下心来。

  “如果我告诉你,现在的陆怡根本不是真的陆怡,你会怎么做?那个鬼嗤笑一声,没理会徐晔的举动,接着说道。

  听到这句话,徐晔停止了逃跑,他有些迟疑地说:“你什么意思?“意思就是,现在的陆怡已经不是你之前认识的那个陆怡了。

  她被女鬼上了身,现在掌控她身体的是那个女鬼。

  青面鬼说道。

  徐晔惊疑不定:“那个女鬼不是已经被夏宇轩送走了吗?但他想到刚刚看到的一幕后,又闭嘴了。

  “看来你已经猜到了,整件事情其实都是夏宇轩主导的。

  他给你们拍的阴阳照还有一个功能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可以将人和鬼一起笼罩在内,使他们彼此纠缠,陆怡就是这样才被女鬼缠上的。

  “可是,夏宇轩为什么要这样做?徐晔不死心,做出最后的挣扎。

  “当然是为了她女朋友——沈怜心啊!青面鬼一脸嘲弄,“沈怜心失去了自己的身体,夏宇轩当然得给她找另一副身体,包括让陆怡每晚与沈怜心同睡,都是为了减轻她们之间的排斥,好让沈怜心上陆怡的身。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徐晔皱眉。

  青面鬼咧嘴一笑:“因为……沈怜心的魂魄就是被我抽出来的,我生前一直喜欢她,死后更想要和她在一起了。

  我将她的身体和我埋在一起,只要七天内沈怜心的灵魂还没有回到自己的体内,就会永远与我捆绑在一起了。

  只是没想到夏宇轩为了沈怜心居然想出了这么个主意,沈怜心上了陆怡的身,我做的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不如我们联手吧!你帮我将沈怜心的灵魂弄出来,这样不仅我可以得到沈怜心,你也可以重新得到陆怡,怎么样?看徐晔无动于衷,青面鬼不禁疑惑起来:“难道你就不感到愤怒吗?夏宇轩和沈怜心为了一己之私这样害你们,你难道就不想报复他们?“我当然想,可我要怎么相信你的话?你是鬼,我是人,谁知道你是不是在害我。

  徐晔盯着青面鬼的眼睛。

  “那好,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的了。

  青面鬼说完便领着徐晔来到学校后山的一块偏僻的地方。

  他将那里的泥土挖开,没过多久就露出两具尸体来。

  其中一具已经腐烂,另一具尸体是一个女人,长得很漂亮,就是脸色有些苍白。

  正是徐晔见过的那个女鬼!“现在你相信我说的话了吧?青面鬼说道。

  “好,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阴阳锁傍晚的时候,徐晔堵在女生宿舍楼下,截住了回来的陆怡。

  陆怡见到徐晔,吃了一惊,有些不知所措地说:“徐晔,你、你怎么在这儿?“跟我去一个地方。

  徐晔说道。

  陆怡面露难色:“徐晔,今晚我还要…没等她说完,徐晔就打断了她。

  徐晔沉声说道:“陆怡,你到底怎么了,以前你不是这样子的啊?陆怡纠结了好一阵子,才叹了口气:“那好吧!徐晔领着陆怡来到后山,他们穿过一片又一片树林,向远处走去。

  陆怡不由地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徐晔回过头,凝视着陆怡的眼睛:“才这么一会儿你就觉得烦了吗?以前我和你可是一起从半夜等到早上就为了看一个日出啊!陆怡只好跟着徐晔继续走下去,不过她却有些紧张,似乎对这条路有些忌惮。

  终于,徐晔带着陆怡来到了一片坟地,一眼望去一片的小土包,一座挨着一座,挂满了祭祀用的纸幡。

  到这里后,陆怡怎么也不肯过去了,她在这里似乎有过什么非常不好的经历,十分惧怕这个地方。

  “陆怡,我之前一直深爱着你,我也相信你也深爱着我,可你现在令我很失望。

  徐晔眼中写满了失落,这令陆怡欲言又止。

  夏宇轩不慌不忙,取出一张符纸向郭炀抛去。

  郭炀直接将符纸抓人手中,想趁符纸没发挥威力前将符纸毁掉。

  可没想到的是,郭炀在触碰到符纸的一瞬间,整个身子顿时动弹不了了——这竟然不是内蕴杀伐的符纸,而是一张定身符!“徐晔!夏宇轩大喊一声。

  徐晔听到夏宇轩的呼喊后,立刻将藏在坟间的一个稻草人扛了过来,将稻草人放在不断挣扎着的郭炀身边,然后闪到一边。

  等郭炀挣脱定身符的束缚后,夏宇轩已经拿出了一部相机,随着“咔嚓一声,闪光灯亮起,张牙舞爪向夏宇轩扑来的郭炀顿时被一股吸力拉了回去。

  他恨恨地盯着夏宇轩,却没有办法过去,只能在以稻草人为中心的一个范围内活动。

  “郭炀,你的心已经扭曲了,为了得到沈怜心你不择手段,甚至想要害死她,这根本不是爱。

  现在我已经通过阴阳照把你和这稻草人锁在了一起,以后你就呆在这个地方好好反省吧!夏宇轩说道。

  沈怜心脱离了陆怡的身体,徐晔牵着恢复意识的陆怡走过来,对郭炀说道:“夏宇轩和你不一样,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要夺走陆怡的身体。

  他这样做只是权宜之计,为的是争取更多时间,在我去他的宿舍撞到他们的时候他就已经把真相告诉我了。

  他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所以让我配合他设下了这个圈套。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沈怜心身体的藏身之处,待会儿沈怜心就可以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了。

  郭炀愤怒地嘶吼着,眼中充满了不甘,却只能看着一行人向沈怜心的藏身之地渐渐远去。

  读完校园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不祥之照”,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民间故事网哦!鬼段子:从前有一个海员和一个医学实验室的女实验员结了婚。

  结婚没多久,女实验员精神就失常了,为什么?您看懂了吗?纯属娱乐,请勿较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