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鬼故事 - 寻人启示

  王海洋第一次看到报纸上刊登的那则寻人启示的时候先是吃了一惊,随后便是无比的愤怒。那张寻人启示的照片赫然就是他自己。

  王海洋赶忙查看照片下面的小字。王海洋,男,27岁,体型偏瘦。8月24日傍晚五点从杏林小区外出未归,走失时身穿白色外套,提供线索必有重谢。

  再下面是联系电话和地址,甚至还留下了邮箱和ems。让王海洋吃惊的是,那些联系方式无一例外都是他自己的。

  王海洋的第一反应是自己一定是得罪了什么人,用这种方法报复他。而且那个人一定和他非常熟悉,对他的一切信息了如指掌。最让他感到恐怖的是,寻人启示上的那张照片他竟然不记得自己拍过。王海洋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就在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王海洋按下了接听,一阵女声响起。

  “你好,我刚刚在杏林小区买菜的时候看见了你要找的人……”

  “对不起,我就是寻人启示上的人,那则启示不是我发的。”王海洋发断了对方的话。

  对方听到王海洋的回答愣了一下,随即说了句“有病”,便话断了电话。

  王海洋还没来得及郁闷便又接到一个电话,同样是提供线索的。之后他的电话就如同热线一样停不下来了,最开始王海洋还简单地解释几句,后来接到电话他干脆就直接说一句“找到了”。

  王海洋最后不得不关掉手机。然而这个做法只让他清静了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他的房门便被人敲响。

  打开房门,外面站着一个陌生的男子,见到王海洋那名男子愣住了。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王海洋问道。

  “没事了,我不知道你已经回家了。”说完男子转身离开了。

  王海洋知道自己在家里呆不了了,便匆匆地出了门,打了辆车直奔最近的派出所去了。

  接警的是一名年轻的警员,年龄跟王海洋相仿,做了笔录之后直接开警车带王海洋去了报社。

  小张警员表明了身份和来意后,报社接待他们的人也是吃了一惊,随后用内部电话联系了负责人,很快,一个自称是徐主任的中年胖子匆匆赶来。

  听完描述,徐主任也是很吃惊,自己工作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碰见这样的事,很快他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积极配合警方,并尽力减小这则寻人启事的影响。

  徐主任提供了发布寻人启事人的电话号码和银行账号,但是小张警员拿出手机拨了过去,振铃响了很久,对方一直没有人接听。

  很快,小张便查到这这部手机机主的信息,对方是一名二十五岁女性,名叫郝芳,前几年一直在精神病院里,刚刚出院不到两个月,而她家的地址竟然就在王海洋家的隔壁。

  听到这个消息,王海洋顿时感觉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自己在现在居住的地方已经住了七八年,可是隔壁的房间一直都是大门紧锁,从来没见过有人出入,那里怎么会住人?

  王海洋将自己隔壁的房间空置的消息告诉了小张,但是小张还是决定带着汪海洋去看看。

  两人到了王海洋家隔壁的门前,敲了敲门。

  屋内没有人应答。

  之后,两人又敲了很长时间的门,屋内依然没有人应答。

  就在校长和王海洋已经认定了屋子里确实没有人,准备离开的时候,门突然缓缓的被推开了。

  一个穿着一身棉料睡衣的女人站在门中面无表情地打量着小张和王海洋。

  小张和王海洋本来都已经这间屋子是空的,里面不会有人了,没想到此时竟然又有人开门,两人全都愣在了当场,有些不知所措。

  “你们找谁?”女人开口问道,脸上同样是面无表情。

  “你好,我是警察。请问你是郝芳吗?”小张开口问道。

  女人摇了摇头,说道:“我是郝芳的姐姐,她不在,你们找她有什么事吗?”

  “我们怀疑她跟一起谎发寻人启事的事件有关,想要调查一下。”小张说道。

  “你们进来说吧。”说这女人的身子向后退了两步,将门让了出来。

  小张和王海洋进了门,女人找了两把椅子让他们坐下。之后,女人进了厨房,从里面端出了两杯茶水递给了两人。

  两人分别到了谢,接过了女人递过来的杯子。

  紧接着,女人说道:“抱歉二位,我先失陪一下,我换一身衣服就来。”

  说话时,女人的脸上同样没有任何表情,说完女人便转身进了卧室,关上了房门。

  小张似乎是真的渴了,一口便将杯子中的茶水喝掉了半杯。就在此时,在客厅的墙上的角落里贴着的一个不起眼的小东西引起了王海洋的注意,那是一个不大的黑色塑料圆盘,上面还有一些按键和指示灯。

  一瞬间,王海洋似乎明白了这是什么东西,在这堵墙的另一面就是王海洋的家。难怪那则寻人启事上的信息会写得这么的清楚,原来自己发出的任何声音都能被这间屋子的主人听得一清二楚!

  王海洋顿时冒了一身的冷汗,看着自己手里满满的一杯淡黄色的水,几篇茶叶漂浮在水面上,不知为何他有一种想要作呕的感觉。

  就在此时,王海洋的身旁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一转头,只见小张已经倒在了地上,面部冲下地趴在那里。

  突然,卧室的门缓缓地打开了。

  “哈哈哈……”

  之前进去的女人此时已经换上了一身红色的连衣裙,那条连衣裙的颜色红得有些刺眼,像是血一样的颜色。此时,那个女人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一阵刺耳的笑声从她的嘴里发出,传进王海洋的耳中。

  王海洋来不及多想,一下子也倒在了地上。这一下,摔得太过用力,将他的头都擦破了,王海洋顾不上疼痛,紧紧地闭上了眼,一动也不敢动。

  十天后,王海洋躺在自己刚刚租的公寓的床上。十天前的那次恐怖经历王海洋至今还历历在目,如果不是发现了不对的王海洋偷偷地拨打了报警电话,警察又在第一时间迅速赶到的话,此时的王海洋也跟小张一样变成一具尸体了。

  上一次的恐怖经历让之后,王海洋因为惊吓足足在医院躺了一天,还没有缓过神来之后,便又接受了警方长达半天的问话。之后,王海洋得知,自己隔壁房间的那个女人并不是她自己所说的郝芳的姐姐,而正是患有精神病的郝芳本人。

  接受完调查出来后,王海洋在第一时间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全部更换了,就连自己住的房子王海洋都不敢回去了,索性直接租了一间公寓落脚。

  就在此时,王海洋刚买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王海洋接通了电话,一阵娇羞的女声从电话当中传来:“先生你好,我是您隔壁的邻居,我家有点小问题请问您可以来帮一下忙吗?不会耽误您太多时间的……”

  听到女孩的请求,王海洋没有犹豫,立刻答应了下来。一个女邻居求自己帮忙无非就是一些换灯泡修水龙头之类的小事。而且,他的女邻居能找他帮忙证明至少这个邻居的家里没有男人在,很有可能是单身,如果俩个人能因此产生一段缘分的话……

  想到这里,王海洋赶忙起身出门,敲响了邻居家的房门。

  就在此时,王海洋突然留下了冷汗,此时他才意识到一个问题,他才刚刚住进这座公寓几天,根本就没有见过自己隔壁的邻居,甚至连隔壁的房间是否有人他都不知道, 他的邻居怎么会有他的电话号码?而且这个电话号码他才刚刚用了没几天!

  就在此时,王海洋面前的房门缓缓地打开了。

  “哈哈哈……”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传进了王海洋的耳中。

  紧接着,敞开的房门中出现一条血红色的连衣裙,连衣裙的上方,赫然就是郝芳那张带着诡异笑容的扭曲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