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看到鬼了

    一、老郭的经历
    老郭蹒跚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天很黑,借着依稀的星光,老郭只能勉强看到脚下的路,所以他走的很小心,很慢,但他走得慢还有个原因,就是他太累了,心情也极度的差。白天他忙了一天也伤心了一天,因为他的亲家也是他最好的朋友离他而去。
    老郭沉浸在自己与老友的往事中,也就没太注意脚下的路,突然踩了空,老郭本能地扑倒,还好他反应快,及时用双手触地阻止了重摔的可能性。老郭重新直起身,看看前边的路,不觉感到有些恐惧,深夜在这荒山野岭上,没有一点月光,只有微弱的星光,前面路实在难以辩清。
    为了看清前面的路,老郭努力睁大眼睛,争取能看远一点,清楚一点。别说,这还真有点管用,这一看,老郭还真喜出望外,因为他隐约看到前方隐约有个人影,老郭想这下好了有个伴了。于是他张大嘴巴开始呼喊——喂——,老郭才发现自己嗓门由于伤心过渡,喉头有些梗塞,无法清楚洪亮的发声了,山谷中只隐约传递着老郭沙哑的喊声。
    令老郭奇怪的是老郭连呼几声不仅没使那人停下,相反那人影反而移动得更快了,老郭不得不加快脚步,争取能追上那人。但他快,前面的人更快。老郭怕被拉下,就不停得追啊追,不知追了多远,眼看老郭就要成功了,马上就要追上那人了,可奇怪的事发生了,那人突然在前面消失了。
    老郭四处张望,又呼喊了几声,但人影始终没出现,也没人回答他的喊声。老郭有些纳闷,这人怎么就不见了,难道是……难道是……老郭突然想到曾经有人讲过领路鬼故事,说是一些走夜路的人有时会在自己相当熟悉的路上走迷路,老在同一个区域来回打转,原因是被一些恶鬼故事
    老木今天很高兴,因为今天他的那几头小猪崽卖了个好价钱,想到自己儿子的学费又有了着落,他能不兴奋吗?老木为了节省得之不易的辛苦钱,他没有坐县城到乡里的车,而是选择了走路。当到走到乡里时,天已经黑了,老木没有带手电筒,虽然这是家里唯一的电器,但由于他舍不得买电池,所以一直闲置在家里待用,这次也不例外。

    从乡里到老木家,还有很长一段的山路,伴着天上的繁星,老木已在山路上摸黑了几个小时。由于几乎走了一天的路,他很有些疲惫,自然路也走得很迟缓了。但按现在的速度,应该不到两个小时就能到家,老木想。夜很静,能听到的只有老木的脚步声和间或传来遥远猫头鹰那令人感到恐怖的尖叫声,但对于此老木习以为常,老木又不是第一次走夜路了。
    突然,老木身后传来咚的一声,老木出于本能,回头张望,这一望可把老木的本是快乐的心突变成巨大的恐惧:在黑暗中,一个白色的东西缓缓从地上冒了出来,恍然一瞧,是个人形摸样,但似乎又看不清头的摸样。老木着实吃惊不小,头皮开始发麻,急忙加快脚步继续赶路,后面却又传来蒙胧的叫声,这声音在山间回荡让老木感觉到了什么是鬼故事
    副乡长嫁女,几乎请来了周围几个村里的老老少少。西村的老木也有幸“出席”。由于前来祝贺的人实在太多,副乡长也就没能把每桌的客人照顾周到,有事的吃完喜酒就拍屁股就走了人,没事的就聚在一起,东一堆,西一群,有打麻将的,有打扑克的,有天南海北的,还有相互嬉戏追逐的|——这当然是些调皮的小孩了。
    老木本来想吃了午饭就起身回家,但听副乡长说,晚上还有顿。心想反正礼都送了,能多吃一顿就多吃一顿吧,况且这样丰富的饭菜老木还是第一次品尝到。从午饭到晚饭,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老木麻将扑克都是不会的,实在无聊,看见一群汉子围在一起似乎在吹牛,便凑了过去……
    老木走过去的时候,那群汉子正围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汉讲故事呢,那老汉讲得并不大声,但听的人都屏住呼吸听得很入神。老木侧耳一听,不觉心跳加速,原来故事是关于鬼故事讲完了,要不张三这家伙怎么发现得到他?
    老木礼节性的回应了一声,准备继续走人。张三却跑了出来,抓住老木的手就往人群里拉,边拉边给周围的人介绍:“这是我们村里的老木,前个月他也遇见了鬼故事来。老木不是那种很会说的人,但故事是自己亲身经历的,讲起来倒也绘声绘色,把周围的听众听锝大气不敢出……
    时间很快过去,老木的故事终于结束,老木看看周围的人,准备起身走人,大家却没有动的意思,也没有人说话。老木正不知所措,却突然有人发声:“好像刚才老郭的故事也好像发生在一个月前啊”。原来最开始讲故事的是老郭。“从乡里到老郭住的东村和到老木住的西村有很长一段相同的路吧!”又有人补充……于是人群开始热闹起来。
    最后大家终于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一个月前办完丧事的老郭走夜路时看见前面从县城回村赶路的老木,由于只看见了背影,后老木又快速躲到石后突然在老郭面前消失,便以为遇见了无头鬼故事的结尾当然是大家大笑不止,这正符合副乡长办喜事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