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间里有掌声

  清闲医院太平间的守夜人是个姓程的老头。程老头有个儿子,刚四十出头,身体结实,惋惜是个生涯不能自理的傻子。

  程老头没啥兴趣,就爱说两段山东快书。其余不说,只说英雄武松。他提及书来,就像换了一小我私家,说得有板有眼,声情并茂,大段的贯口,不带打一下愣的。惋惜他这身手没人浏览,只能等到午夜,对着死人过过瘾。

  程老头生涯中有两件大事:一是照看儿子,二是照看死人。天天他伺候儿子吃喝拉撒,到了夜晚,他给儿子服两片安息药,等儿子睡着了,他就去上班。死人自然好伺候,不吃不喝不打不闹。

  这天夜里,他说“武松赶会”这一段,正说到热闹处,溘然噎住不说了。整天和死人打交道,他什么阵势没见过,可这时却忍不住头皮发麻冷汗直冒。一声拍手声!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屋里就他是活物,他竖起耳朵仔细聆听,啪!又传来一声……

  他脑壳里煮成了一锅粥,四周凉风嗖嗖刮个一直。愣了片刻,他才战战兢兢关死太平间里的日光灯,躲进自己值班的小屋。刚进小屋,溘然传来一阵敲门声,这敲门声把程老头的三魂六魄敲去泰半,他哆嗦地问:“谁?”

  “我!”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程老头定了定神,打开了门。

  门外有小我私家打着手电筒问:“老程,有烟吗?我那儿断顿儿了!”

  “有有有!”程老头连声说,慌张皇张去摸烟。来人叫黄金银,是医院的守护科科长,今晚轮到他值晚班。程老头摸来一盒烟递给黄金银,黄金银弹出几棵,把烟还给程老头转身就走。

  程老头慌忙把他拉住:“别走!”

  黄金银扭头问道:“怎么了?老程,拿你两根烟心疼了!”

  “不,不是……”老程神情紧张。黄金银听他嗓音纰谬劲,特长电照他的脸:“怎么了?老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啊!你的脸……”

  “我的脸怎么了?”老程慌忙摸自己的脸,似乎脸上有什么骇人的器械似的。黄金银把手电挪开,摆手道:“没,没什么!你的神色好难看啊!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儿?”

  程老头舒了一口吻,马上又紧张起来,把适才发生的事告诉了黄金银。

  黄金银惊异地问:“掌声?不会吧!是不是你听错了?内里就你一小我私家,除非……”黄金银脸上掠过一丝惊慌,又连忙否认道,“不,不行能!老程,没事快睡觉吧,别妙想天开,我先走了!”话没说完,他已走出了好几步,走得太急,差点栽个大跟头。程老头那里还睡得着,挨到天明,眼睛熬成了红樱桃。

  从那以后,太平间里就时不时地响起掌声。可新鲜的是,程老头除那晚跟黄科长提起过,就再也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他依然照顾儿子和死人,依然说他的快书,而且说得更起劲了。说着说着,他会突然大吼一声:“掌声!”干巴巴的掌声就会应时响起,配合得别提多默契了;程老头微笑地址颔首,似乎真有那么一位浏览者。有时他还会叽里咕噜地和这位浏览者谈天,聊得热火朝天,实在他眼前什么也没有。

  好几天他都没有说书了,太平间里只剩下干巴巴的掌声。由于他儿子死了,害死他儿子的就是他自己。那天给儿子吃安息药,失手给他儿子吃了整整一瓶。儿子死后,程老头的生涯只剩下照看死人这一件事了,他依然如故,只是呆在太平间里的时间显著多了起来。

  有天晚上,黄金银照例巡夜。走到太平间的时间,门吱呀打开一道缝,程老头笑眯眯地朝他摆手。黄金银心中一凛,问他有什么事。程老头让他进来语言。黄金银刚迈进太平间的大门,一股冷气马上席卷了他的全身,他打了个激灵,问老程到底有什么事。程老头没语言,把他让到内里。黄金银刚想坐到凳子上,程老头马上制止道:“哎,黄科长,你坐那里,挤什么啊,地方大着呢!”

  黄金银看着空荡荡的凳子感应莫名其妙,但仍是在另一张凳子上坐定。程老头刚坐下,突然又忽地站起来,拍了一下自己的脑壳,歉意地说:“欠好意思,忘给你们先容了!”

  程老头走到空凳子眼前探着腰指着黄金银说:“他是我们医院的黄科长,挺好的一小我私家!”他又转过身指着空凳子先容:“黄科长,这是我的一位老友!碰头就算熟悉了,以后人人相互通知啊!”

  黄金银看着空凳子,心里一阵阵发毛,声音里透着恐惧:“老程,你在说什么?我没瞥见什么人啊!”老程脸一板:“别瞎说,他不就在你眼前吗?人家已经伸脱手等你很久了,你咋不跟人家握手呢?”

  黄金银本能地伸脱手,凉风打在手背上,他满身一哆嗦,磕磕巴巴地说:“老,老程!别,别开顽笑!他,他是谁?”

  程老头神情一凛,响亮地说道:“他非旁人,乃打虎英雄武松武二郎是也!”

  “武松?”黄金银神色一变,瞠目结舌。

  “不不不,看我这记性,武松打虎还没回来呢,他不是武松,他是我的儿子!”黄金银神色更难看了,他想,程老头一定是疯了,他儿子几天前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