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敲门

  居住某地的李德军老人,今年80岁。育有两儿两女。大儿子:李勖,已去世。二儿子:李海飞,大女儿:李爱,二女儿:李海燕。不幸的事情陆续发生在李德军老人的身上。

  老人年轻时是从山东省即海市闯往某地,与妻子在某地安家生儿育女。老人的妻子一辈子没有工作过,是李德军一个人在煤矿上班赚钱养家。一直操持着儿女的学业,工作,婚姻。但是在一年后,老人的大儿子去世了,老人经历着人生极其痛苦的白发人送黑发人。

  随后噩耗接踵而至。3年后,老人的妻子刘正英也去世了。从此老人就生活在了水深火热之中。老人的妻子去世之前给予了小女儿8000元存款,但是小女儿从来不承认。大女儿在母亲去世后将另外10000元存款取出,存入了自己家的账户里,并且向老人要了3000块给自己家孩子买了一个笔记本电脑。并许诺,如果老人生病后会主动拿出10000元给老人医治。老人妻子去世时的丧葬报销款17000元成为了老人唯一的存款。老人退休后每月有2000元的退休金,并在城子河区有一处房产。

  老人的儿女从此便开始了争夺财产的斗争。老人80岁,妻子去世的打击很大。但是儿女没有人主动赡养老人。让一位80岁的老人独自在家中生活。老人每天自己做饭做菜,柴米油盐也是自己去买。唯一陪伴老人的只有一只小狗,后来狗也丢了。老人在家每天吃咸菜喝酒,外面小吃部买点菜吃,吃的菜也是上顿热下顿热。儿子还好些,平时都去陪陪老人。女儿只有2个星期左右才回去一次给洗洗衣服。过年了老人家里办年货,女儿买点糖都是要老人给掏钱。在此期间儿女聚在一起就是为了争夺房产,遗产,为了自己的利益,互相各种谩骂,甚至大打出手。

  老人绝望了,但是在无意间认识了一个老太太,两位孤寡老人在认识几个月后决定互相陪伴,过完剩余岁月。老太太在4月份正式搬到了老人家生活。每天两个老人互相搀扶出去逛街,放风筝,去劳动中心玩玩牌。

  但是好景不长,儿女在听到消息后冲进老人家,大骂老人,并要求老太太搬离老头的家,如果不搬以后就不认老人这个爸爸,以后老人死了,病了也不来探望。

  老人哭了,哭得很伤心。儿女为了争夺房产吵得越来越凶,老人身体也每况愈下。后来老人肚子痛,去医院一检查---食道癌。

  老人的儿子说去哈尔滨医科大学去再确诊一下,女儿也跟着去了。但是,二儿子、大女儿、小女儿、小女婿所有人的路费,住宿费,饭费。全部由老人一个人承担。在老人刚检查完还没出结果的时候儿女又在老人面前打架了。

  第二天大女儿就去了大连,不管不顾老人了。老人的癌症越来越厉害,吃饭都咽不下去。老太太每天陪在老人身边照顾着他的饮食起居。从回到家后,老人的大女儿王爱琴只去过老人家一次,就是去打架。进门就将老人的饭碗砸碎,人后指着老人鼻子就开骂。

  老人的二儿子也被其一顿抓挠,面目全非,二儿子还手将大女儿一顿暴打。老人身上痛苦,心里更是痛。哭着喊着说别打了,但是于事无补。从此大女儿再没有去过。老人的小女儿王爱云,自从老人查出病因,只有8月15拿了点水果去了一次。后来在没有出现过。现在老人唯一的存款17000元所剩无几,身体越来越差。没人给拿钱看病,除了儿子和老太太去看,其他人都不管。后来老人没钱了,只好出院了,以捡垃圾为生。

  但老人时常发病,迫不得已又又住院了,完全吃不进去饭,一个月的医药费和住院费就要4000块,老人要卖房子。但是两个女儿不签字,要求继承自己母亲那份遗产。老人现在没钱看病,还要忍受病痛折磨。两个女儿在家吃香喝辣,坐等继承遗产。

  老人没钱了,老太太急忙打电话给小女儿“女儿啊,你爸没钱了,你能不能给点钱啊?”

  “滚一边去,他要死就死,关老子屁事!”小女儿怒骂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老太太又打电话给大女儿:“喂,女儿吗,你爸没钱看病了,你给点钱好吗?”

  "谁是你女儿啊,再说了,他要死就死,没人拦着他。”二女儿也不管。

  “别打了,他们不会来的,我想我也活不了多久了,床底下有房产证,你在我死后拿着房产证走吧,房子我已经转入你的名下了,把房子卖了,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别让那几个畜生找到你了......”老人生气地说。

  这时电话响了"老太婆,告诉老头,赶紧死,别在哪儿一拖一拖的。”二女儿又打电话过来骂了一句。

  老人再也忍不住了,喷了一口血,说了一句造孽,便死了。

  老人死后眼睛还睁得吓人,无论老太太怎么弄,也闭不上老人的眼睛。

  老太太在床底下取出了房产证,拿走了他们的结婚证。把房子卖了,安葬了老人。

  许久之后,老人的子女听闻老人死了,便赶紧跑了过来争夺遗产,但是老太太早已是人去楼空。

  ......

  这天晚上,二女儿躺在床上正郁闷着:“倒霉,竟然让那该死的老太婆拿着钱跑了!”

  “不知悔改!”一个声音如空谷般传来。

  “谁?”二女儿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这时,门‘扣扣扣’的响起来,二女化立刻想到三个字:鬼敲门。门自动打开了,一股冷气吹了进来。

  是老人,他已经是皮包骨头了,一身的黑色更衬托出他的诡异。

  “爸—爸—爸,您—您—,那那那个...”二女儿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老人没有做声,幽幽地飘过来,露出诡异的笑容......

  一会儿,房里便没了声响。一个黑影幽幽地飘了出来,慢慢地,慢慢地飘进了大女儿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