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鬼扯腿

  清明,传统的节日,毕业之前,小珊一直都没能来老家这边扫墓,是以这天,她格外开心。

  她是比较传统的中国女性,对传统的节日都有着深深的感情,当然,她本人并不迷信,只不过认为这是民族文化的一部分,值得用心对待罢了。

  且说正在坟山里烧香祭祖,她调皮的弟弟跑得没影了,她不得不往山腰那边走去。

  一边走,小珊一边喊着弟弟的名字。

  “小直,小直!”

  但这样找了好半天,都没找到他,她又接着往上,这个季节,山上有些野果子可以打,弟弟肯定是跑上去了,她这样想着。

  十几分钟后,她终于找到了弟弟,他正双手挂在一颗小树上荡秋千。

  她赶紧跑过去,有些生气地道:“你一个人跑这么上面来搞什么!”

  弟弟没有理她,继续荡着秋千。

  她赶紧走过去将他逮下,却见弟弟脸色有些不对劲,不由问道:“你怎么了?”

  弟弟眼里满是恐惧,却摇摇头,说:“先回去吧。”

  小珊心里虽然有些疑惑,却没有追问下去。

  两人都不知道,他们刚才站的地方其实是一座矮坟,小珊更是不知道,弟弟荡秋千的地方,竟然是坟头!

  顺利地回到家人身边,弟弟一反常态地安静了许多,只盯着燃烧的火堆发神。

  小珊倒是没有将之前的事放在心上,她想着,也许是弟弟挂在上面不敢下来吧。

  就这样,白天结束了。

  夜晚,小珊独自睡在妈妈整理好的房间。

  窗户是比较陈旧的木质品,又铁钉钉死,无法打开,门也没有锁,就是扣上去,插一根门闩。

  也许是这样的布局令小珊没办法心安,她睡到半夜就醒了过来。

  唉?

  转醒的小珊发出一声惊疑,她发现自己的腿竟然伸出床尾,整个人仿佛被什么东西往床尾拖了半米似的。

  她爬起来,打开昏黄的旧式电灯,四下看了一眼,这才安下心,又盖着被子倒了下去。

  不多时,小珊陷入了快要睡着又还有一点清醒的状态,就在这时,她分明感觉什么东西在窗口晃动,脚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一般,有一种受力感。

  她拼命挣扎着,却又醒不过来!

  她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咕咚咕咚!

  这分钟,小珊想大声叫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整个房间,异常的安静,她能听见身体摩擦床铺发出的莎莎声,那是身体被一点点往床尾拖动,而发出的恐怖摩擦声!

  就在这时,敲门声突然响了。

  “咚咚!”的声响将小珊唤醒,她终于能睁开眼睛,她第一时间开灯朝窗户看去,窗外是影影绰绰的枝桠,而床尾除了自己伸出去一小半的腿,就是那个老式的衣柜了。

  小珊缩回腿,死死盯着那个衣柜,脑中闪过衣柜里蹦出什么东西的画面,无论是什么,她都必须看清楚,她这样告诉自己。

  然而,直到敲门声再度响起,小珊也没能从衣柜上看出什么东西来,这让她心里十分后怕,出声问道:“谁啊?”

  弟弟的声音传来:“姐姐,我想上厕所。”

  小珊不得不硬着胆子陪弟弟去上厕所,家里的厕所在靠壁坎的那边,从这里过去,要开几个门,而且那边还没有灯,要打手电筒。

  陪着弟弟走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小珊每次伸手开门都觉得头皮在发麻,早上弟弟荡秋千的模样不时闪过脑中,还有弟弟惊恐的眼神。

  开了最后一道门,微微的风吹动了小珊额前的头发,不知觉,她额头上竟密布汗珠。

  她知道,自己在害怕,但这时候,她也不知道找谁说。

  不多时,弟弟上完了厕所,两人原路返回,走到第三个门的时候,突然,一声凄厉的猫叫令小珊毛骨悚然。

  原来是弟弟踩到了睡在坛子边的猫尾巴,小珊用电筒照过去,那只黑猫并没有逃走,而是竖直了尾巴,对着弟弟发出呜呜地声音。

  幽色的猫眼让小珊不敢直视,拉着弟弟绕过了这只突然发了疯的黑猫,小珊送弟弟回房间之后,沉默着回到了房间。

  这下子,她不敢关灯了,心想,就这样开着灯睡吧。

  在灯光的抚慰下,她受惊的心,稍微有些好过,但一系列异常的事还是不断在她脑子里回放。

  但也许是白天太累了,心中虽然还很怕,睡意却再度袭来。

  朦胧中,她感觉耳朵猛然轰鸣了起来,身体又不能动了!

  她奋力睁开眼睛,却只打开一条细缝,模糊地看见窗口边站着个女人身影!

  “啊!”

  她只能在心中大声尖叫,嘴里发不出一丝声音,她看见了,是那个女人走过来扯她的腿,她拼了命地想挣扎,但一切都是徒劳,身体根本不受她控制,连睁开一点点眼皮,都是尽了全力。

  她疯狂地叫喊,挣扎,却无法表现一丝一毫,从表面上看,她正安静地,被这只女鬼往床尾拖动。

  那女鬼长发垂地,脸上看不清楚,只依稀感觉到那森冷的眼神,灯光直直穿过她,没留下任何东西,她仿佛并不存在,但小珊却实实在在地被她朝床尾拖动着。

  小腿已经全部拖到了床外,小珊尽全力撑开一丝眼缝,看着这恐怖的场面,所有的挣扎与叫喊,都只能在心中发生。

  当大腿也全部被拉出床外的时候,恐惧令小珊疯狂了起来,她没命地挣扎着,就算身体无动于衷,她的意念也继续挣扎、叫喊。

  终于,在腰部要离开床铺的时候,她发出了一丝声音,身体随着这丝声音软了下来,悬在空中的腿掉在了木质的床板上。

  “砰!”一下,她整个人恢复了过来,她双手一撑,弹回床铺,蜷缩在床头。

  那女鬼已然消失,但她清楚地记得那女鬼之前站着的地方,睁大的眼睛死死盯着那里,然后以被子将冰冷的双腿包裹,又裹住上半身。

  四下看了很久,小珊什么也没有发现,渐渐地,困意又来了。

  她知道自己不能再睡了,拿起床头的水壶,小珊用冷水抹在脸上和脚上提神。

  她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再睡着,嘴里一边胡乱哼着歌,她瞪着眼睛,在窗口和床尾来回审视着,一夜无眠。

  第二天,当太阳透过窗口照进来的时候,小珊终于松了口气,她将裹着自己的被子拉开,这才发现自己的脚踝处,竟然有两个淡紫色的手印!

  这个瞬间,即使温暖的阳光笼罩在身上,小珊也不禁毛骨悚然。

  本来还想睡个回笼觉的她,再也无心睡眠,只盯着窗口的阳光,默然无语。

  后来她将这件事告诉了父亲,由于有腿上的恐怖印记,家里人重视起了这件事,在父亲的追问下,弟弟说出了自己被一个女人引到山上荡秋千的事,弟弟说出来的时候,小珊只觉得头皮发麻,浑身冰冷。

  后来,在乡里方士的带领下,小珊和弟弟一起给那座孤坟上了香,并清理了坟周围的杂草,这件事才就此平息,以后清明节的时候,大家千万不要在山里乱逛,很恐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