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停车场

  一个停车场,在十年前是小区里唯一的停车场,很受欢迎的,但是在几年前发生一件事情后。再也没有人刚进去那停车场里,渐渐的,那个停车场也被人遗忘了。

  万福是个军人,刚刚退伍回到那个小区里。在他的印象里,那个小区是个可以寻找刺激的地方。他小时候进去过那停车场一次,不过后来他晕倒在那停车场门口。从此那停车场,就不许任何人再进去了,怕发生什么意外。而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次他回到小区就是想进去探个究竟,他还有几个好战友。他们都想和万福一起去看看,寻找刺激。

  那天,灰蒙蒙的天空还下着毛毛的细雨。万福和他两个朋友准备好想出发了,突然万福叫住他们冰说:“刘军,袁立。这次我们进去不一定有命可以出来,你们要做好准备。”万福旁边带着黑墨镜的强壮男子说:“你别忘了,我们是军人,军人做事就别磨磨唧唧的。”万福看着他笑了说:“袁立,我不是说笑的。真的有可能进去了就出不来。”另一个背着背包的男子说:“我们不怕死,怕死就不会去当军人了。”万福笑着说:“这停车场几年前发生了一场特别恐怖的事情。有一个女人的皮全部被扒了,她的头被切掉,肚子被切开了,肠子裸露在外面。那女人的身体还被掉在停车场门口,她的头被放在停车场的正中间。虽然警察介入了调查,但是还是找不到凶手。现在几年过去了,还是找不到凶手。有人说那女人的灵魂一直在停车场里面。因为找不到凶手,所以投不了胎。我这次进去就是想看看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袁立大笑说:“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鬼呢,万福你别吓人。”刘军也说:“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我们不怕。快点走吧!”万福,看着眼前带着恐怖气息的停车场,居然笑了。袁立有看到万福笑了还以为万福是为即将的探险旅程感到高兴。可惜事实并非他想的那样。

  他们进去了,一路上刘军一直叽叽咋咋。直到他们看见里面有几辆灰尘布满的自行车,还有一些破旧的衣服,还有一摊血迹,他们三个人走进停车场不久就可以有一摊血迹,那之前他们没看见,但是他们一回头就看见那自行车还有和一摊鲜红的血迹。恐怖的氛围上升。刘军顿时就被吓到了,万福脸上没什么表情就好像这些事情都是他安排的。袁立的胆子比较大,虽然他也被吓了一跳。但是他没有刘军表现得那么明显,刘军紧紧的拉住袁立。袁立看见万福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感到疑惑。但是没有放在心上,他们继续前行。刘军一直紧紧的拉着袁立。那停车场很大,灰尘厚厚的布满整个停车场。万福一直带领着他们走,看起来这个停车场他很熟悉的样子。

  他们走到这个停车场的正中间的时候,万福停下来。他走到一个圆圈里指着地上说:“这里就是当年那个女人的头摆放的地方。这个地方不错吧!”说完万福一直狂笑,袁立皱着眉头说:“万福你怎么这么开心?”万福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他停了下来。看着他们两人说:“不好意思,我太高兴了。失态了。”刘军看着眼前的万福说:“万福你怎么了,怎么感觉你今天怪怪的。”万福笑着说:“是嘛!可能是我太兴奋了。”袁立摸出放在衣袖的刀子说:“万福,你怎么这么清楚停车场里面的路线。”万福蹲了下去看着地下的圈子说:“因为我曾经来过。”刘军因为害怕过度结巴起来说:“你,你是说,你那次,昏迷那次啊!。”万福躺了下去好像很享受的样子说:“不,那次是第三次进来。”袁立皱着眉头说:“你不是说你才进来一次吗?”

  万福笑着说:“如果我才进来一次,你觉得我会这么熟悉这里面的路线吗?”袁立拿出刀子指着万福说:“你不是万福。你为什么要把我们骗到这里来?”万福坐起来狂笑说:“这才是真正的我。你们所认识的我,并不是我。”刘军结巴的说:“你,你到底想对我们怎么样?”

  万福说:“我的妈妈好久没有吃到新鲜的血肉了。”刘军说:“你不是孤儿吗?怎么还有妈妈?”袁立接过话说:“你妈妈是谁?”万福突然平静下来闭上眼睛说: “我妈妈就是我告诉你们那个在停车场里面杀了的女人。她真的一直在这里,我的哥哥抛弃了我的妈妈,我的爸爸把我妈妈杀了。他们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我妈妈。”袁立他们呆住。万福继续说:“我哥哥才是万福,我叫万黎。他们都说我是神经病,说我连我爸爸都杀,可是我亲眼看见我爸爸一刀刀的把我妈妈杀死,我恨他,。在拿了一把砍刀,把我爸爸的身体砍成两半。然后我把他埋在了他和我妈妈的床下。我的哥哥看见了,他瞪大眼睛看着我,然后疯了。在神经病院的是我哥哥万福,而我代替他去当兵。哈哈哈,你们应该清楚我要对你们怎么样了吧!”袁立结结巴巴的说:“你和你哥是孪生兄弟?”万黎听到孪生兄弟这个词,表现出很嫌弃的表情说:“他,不陪当我哥,我的妈妈,是个很好的母亲。就因为我的爸爸喝醉酒杀死了我妈妈,我哥他知道,可是他没有想为我妈妈报仇。他不配当我万黎的孪生哥哥。”说完,万黎拿出那把当年杀了他爸爸的大砍刀笑着走向刘军,那把大砍刀从刘军身上砍去。袁立想跑,可是一直跑不出去。他发现他一直在原地打转,突然袁立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那女人说:“黎黎,你又给妈妈带好吃的啦!”万黎笑着说:“是的,妈妈我带了两个人应该够了吃了吧!”那女人狂笑说:“还是黎黎乖。够了,你快点把那个活着的人杀了吧,让妈妈吃顿饱饭。妈妈再陪你玩。”袁立一直后退,万黎一步步逼近,一把砍刀落下。

  第二天,在停车场门口出现了两个没有皮和头的尸体。他们就像当年那个被掉在停车场门口的女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