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做过的鬼衣服(5)

小张师傅来拿钱时,看到屋里这么多的旗袍咂吧着嘴说:不一样,不一样,大学生就是不一样,我服了。小昭不是总能来店里陪伴我,只有在没有阳光的日子,她才能出来。我们聊天,讲些稀奇古怪的笑话。她也帮我做活,她在旗袍上补花绣花的技艺匪夷所思。

我曾做过的鬼衣服(4)

我在父母那儿吃了除夕饺子,看了两眼春节晚会,这时萍儿电话我,问我困不困,要是不困的话再到他们家去打麻将。我去的时候,萍儿的父亲,一个在社会上摸爬打滚多年的老江湖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打量着我:莲蓬,你的脸色不好。我不在意说可能是累的吧。

我曾做过的鬼衣服(3)

小昭再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年三十的傍晚。工人们早已回家,店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做完了最后一件活,就是用那件说不清的面料所做的西服。除了在整个操作过程中手感一直是阴阴的,并没有什么太让我不适的地方。在一身黑呢大衣的衬托下,小昭苍白的脸上满是霜意

我曾做过的鬼衣服(2)

这时我开始感到困难了,因为这些先进的裁剪法中,含有一些专门的高深知识。临近春节,小张师傅回家过年,将店交给了我看。并说好这期间所有的一切收入全归我自己。但也得由我发两位工人的奖金。因为我的原因,这家所谓的“上海服装店”的西服质量突然好了起来。

我曾做过的鬼衣服<一>

单位中有个女孩来向我求教,问用手工如何才能缝制一件真丝面料的吊带裙?我说用最小号的针,最细的线,最细密的针脚,还有,最大的耐心。我笑:没有这个必要的,你还是用缝纫机吧,把线和压脚全部调松,再衬上软薄纸,这样效果会更好一些,也快。

荒地野鬼

昨晚发生一件大怪事,李三嚎啕大哭了一整夜,当真闹得是鸡犬不宁,人心惶惶。一大早,李三的婆娘就急急的敲开了郑奶奶的家门,后面还跟着几个年长的老者,拿着旱烟皱着眉,一脸的无奈。“老奶奶啊,你可得看看咋回事啊,三儿他闹了一整夜,不是哭就是笑神经兮兮的弄不明白咋回事

三里屯惊魂

去年冬天,我的女朋友刚出国了,常常心里充满了空虚和失落,晚上睡不着觉,白天上班无精打采,一个人常常象游魂一样四处乱跑,在城市间漫无目的的游荡,也不管是白天和晚上,过着百无聊赖的生活。最后我在新动力英语崇文门的培训部找了一个兼职

半夜请拉窗帘

风水上讲窗户对着路是会不易量(会犯事)的,必须加窗帘遮挡或者窗台放花卉挡一下煞气。路就是水,有水必有财,有财必有人,所以面对人气旺的窗户也必须加厚窗帘,否则也会有事,这事就发生在我上大学的时候。那时候我读一所还算正规的大学,管理比较严格,男女生不允许串宿舍。

公车上的女孩

王超霖下班以后便来到公交车站牌处等着公交车,等到他的那辆公交车过来以后他就坐了上去,之后想找一个空位,但是他发现已经没有空位了,这是他发现最后的一个位置上只有一个女孩,他走过去对着女孩说,我可以坐下么。女孩抬起头看了看他,然后拿起了放在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