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母亲

刘哲是一个高三学生,他从小就随父母来到了城里,父亲刘建军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没啥技艺,也就一直在工地上干活,在城里租的房子,一直是刘哲和母亲居住,刘建军偶尔回来一次。刘哲高三学业紧张,住的地方又离学校远

五行残

周末,游泳馆的更衣室里,李成淼挂掉了和女朋友白薇煲了半个小时的电话粥,走进了泳池。泳池门口,李成淼意外发现今天的人格外地少,他看见周满露着头在泳池里纹丝不动,目光呆滞。“久等啦!小薇心情不好,多陪她聊了一会儿。

另类输液

上个星期,女友何小美车祸去世了,邓豪伤心欲绝,整日郁郁寡欢。又因天气忽冷忽热,他得了重感冒,浑身乏力。这天晚上,他再也承受不住感冒的折磨,来到了校外的小诊所。小诊所位于一条小巷子里,天一黑,就被淹没在夜色当中

七宝香驹

夜里,我一个人走在空寂的大街上,总感觉后背阵阵发凉。我之所以害怕,不是因为夜晚的大街没有人,而是我身上又出现了那股奇特的异香。依稀记得六岁那年,全家人都挤在一间昏暗的房间里哭泣着。爸爸拉着我的手

洗脸的女孩

当我走近这所民办大学的校门后,感觉到的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压抑,严格的制度就象是做监狱一样难受。我们从开学以来就一直在抱怨学校制度的不平,并与其抗争,然而还是由于力量薄弱,而要将本身就错误的制度维持下去。

妈妈的外公

第一次听妈妈讲她的外公的事情,老头子是个道公(你可以当做乡村巫师),他经常走夜路,所以经常撞鬼。下面是他的一个真实的故事——下面我还是以第一人称来讲述这个故事吧。那天,我去帮人做法事,回来得很晚。

吃人肉

天空灰暗。我和他却选择在这个时候去集市逛街。集市上的商品满目琳琅,但都是质量一般的商品,所以价格也就很低廉。我兴致勃勃地拿起一把花伞说,南瓜,我要买这把伞。他说,这伞质量很差,去别处买好点的。

死人逃跑了

焚炉工老王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刚想坐下来抽一根烟,一回头发现焚尸炉中的火苗已经满满的变小,马上就要灭了。这是一个县级火葬场。老王在这儿工作了三十年,熟悉这台焚尸炉就象家里那辆“永久”自行车一样。

宅灵的故事

可能是老一点的房子里面多多少少的都会有一些类似超自然现象的事情和东西,只要不伤害它们,那么也就没有什么大碍的。这个故事是听我的外公讲的,他们老一辈子的人聚在一起就爱互相映证这些那些的故事,有些是荒诞的而有些则颇为真实

午夜麻将鬼故事

刺客岚生日的那天,十二提议去大家一起她家打通宵麻将。我们一干人等纷纷附和,于是尾随着就去了。其实,这当中兴致最高的就属我和刺客岚了,因为我们两个都不会打麻将,所以觉着是格外新鲜。可他们提议玩带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