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是妓女

民国九年,在昆明城南有条弯弯曲曲的小街,名叫探花巷子。据说明朝的时候在这条巷子里曾经出过一个朝廷的探花郎,因此得名。不过,这时探花巷子的热闹并非因为那个明朝的探花郎,而是因为这里已经是妓女们的聚集地。

无所不知的女鬼

有一对夫妇非常恩爱,不幸的是年轻的太太突然生了重病,临终前他拉着丈夫的手,依依不舍地说:“我太爱你了,实在不想离开你。我死后你可不能忘了我去找别的女人,否则我做鬼也要跟你算帐!”不久这位太太就去世了。

我曾做过的鬼衣服(14)

槐林深处的秦皇岛野生动物园大门口。我懒洋洋的靠在车头看报。萍儿搭我的车,带了几个客户考察景点,我却没有心思进园陪他们乱转,专心做了司机。这时我听到一个女孩子悦耳的嗓音:胖GG,请问这儿离北戴河还有多远呀?

我曾做过的鬼衣服(13)

她居然立在马路牙子上,和一名金发青年紧紧相拥,深深接吻。保罗认识那个叫史蒂夫的金发青年,是“昭”公司的一个固定客户。保罗没有下车。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倒车,引起一阵混乱。警方开始追踪这辆公然违反交通规则的车,但他们找到这辆车时

我曾做过的鬼衣服(12)

我和萍儿站在马路牙子上,看着出租车“嘎”的一声在我面前刹停,我们正要上车,这时听到有人在大声喊着什么,我回头,见那个男青年一路喊着等等,等等!跑过来。萍儿急了,一拧身拦在我的身前:喂!你还想干嘛?这事儿完了对不?!

我曾做过的鬼衣服(11)

你来了?我平静的说了句,并没有想停下手中的活计。请稍等,还有一点我就要完活了。我随手示意了一下,你随便坐。沉默。我的身边无声无息。我安祥的将一副中国结缀在旗袍的开襟处,这种创意让整件服装显得别致而吉祥。

我曾做过的鬼衣服(10)

我愕然看到小昭惨白得象雪一样的身躯赤裸在火把的迷乱中。有什么东西没入她的身体中,有血在流出。那血是青色的,浓稠而无力。又一枚东西击中了小昭,这次我看清了,是刘指一据说从不离身的秦半两大钱!打得晓昭的皮肤爆起。

我曾做过的鬼衣服(9)

小昭在我的怀抱中坐直了身体,她的手臂环绕上我:莲蓬,你知道吗,爱情对我来说,是这夜里的昙花,绽放之后,会迅速枯萎的。室内很安静,外面却有狂风呼啸而过。我听到小昭的声音轻轻的,带了点儿羞涩,我体内的血也象这春天的狂风一样呼啸起来。

我曾做过的鬼衣服(8)

我惊愕道:那你为何要这样做呢?你明白的。我明白?我舍不得你,我要陪伴你长一点的时间,可是阴阳不容。纯阴之体伴纯阳之体,如果到了极限,莲蓬,你要陪我化成一滩水的。可人血不是营养啊,小昭!人血不是营养,人血对我来讲

我曾做过的鬼衣服(7)

我不敢看他的脸,想顾左右而言它。但这是什么声音呢?警笛声由远及近。不止一辆的警车。我陷在沙发中,面如死灰。这次遭到噩运的,居然是住在萍儿家楼下的女孩!同样是很年轻,只有二十二岁,已经在公司工作了但又在业大读书的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