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站诡遇

李晓娟从公司大门里出来,一阵冷风刮在脸上,刮得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在秋天这个城市里,晚上的风像刀子样的,把脸刮得包子样的。她自觉地戴上了帽子。这风吹着太不爽了,凉气直往衣服里面钻。抬头四顾,外面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她快步走下阶梯,来到路边的公交车站台处。

上夜班

由于最近厂里订单越来越多,厂里也在招人,八小时的白班都改成了十二个小时,可是生产出来的成品还是不多,照这么看来,想按时交货就不容易了,听说厂里最近要搞两班倒,大家都在议论,我内心当然不想上夜班了。可惜啊,怕什么来什么,星期六下午,全厂开会,下星期两班倒,夜班晚八点到早八点

深夜唱戏的人

白鹭是一个当红的明星。她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多才多艺。白鹭为人特别的精明,在演艺圈顺风顺水。白鹭能这么的成功,还要归功于自己背后支持自己的人。女明星有几个干爹什么的,在正常不过了。白鹭看见那个大腹便便的赞助商过来的时候,白鹭娇笑着走了过来,挽救了赞助商的手。

死过人的房间

去年夏天吧,我们七个女孩出去玩,晚上都不想回家,就住的宾馆,因为都没带身份证就住的那种小的宾馆。是大炕不是床。我们几个洗漱完就各玩各的手机聊天。嘻嘻哈哈的。然后突然谁也不说话了。就感觉喻喻的手机振动,能有一分多钟,但是我们几个手机都握在手里。

妻子为何成红娘

据《剪灯新话》记载,元大德年间,扬州一名崔姓官员同邻居吴防御交情深厚,且崔家儿子兴哥与吴家女儿兴娘都在襁褓之中,于是崔家求聘兴娘,吴父同意后以一支金凤钗作为订婚信物。不久,崔父带着家眷远出做官,15年没传回一丝音信。兴娘便守在闺中,直至19岁仍未出嫁。

团圆夜惊魂

中秋过后,秋意渐浓。南州的清晨,严冷峻被手机里《再回首》的歌声闹醒,若听得集结号一般,他猛然做了起来,由于动作过猛,头有些晕,定了定神,才记起昨晚搬了家。每次搬家,第一个夜里他总会做恶梦,今夜也不例外,梦见一个高个子男人吊死在床头

午夜艳遇

赶了半夜的稿子,脑袋有些发沉。宋成把笔往桌上一扔,掏出了起了手机。“先聊聊天,歇歇脑子再说。”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这么晚了大多数人应该已经睡了。“看看能不能找个人聊天。”宋成打开了微信,搜索起了附近的人,宋成是一个独居男人。

诡异的床

“你们轻点,我的家具都很贵的。一定要轻拿轻放主意安全!”李杰站在即将要搬进新家的房子里,一阵的感慨。一路从农村走来来到了这座陌生的城市,通过自己里面的努力他终于在这个城市有了一席之地。现在房子有了爱情也有了,属于自己的美好时光终于要开始了

大宋最美节妇

初春时节,江邑城。这日深夜,城东方向忽然燃起冲天大火,眨眼间便将夜空映照得如同白昼。起火的房子,是举人秦子枫家。随着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起,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年轻女子跌跌撞撞地扑向火舌翻卷的正房。这个女人是秦子枫的妻子巧娘。救火的众人见状不妙

贪财不足的人

这个故事也就发生在十几年前,故事中的人叫李利民,住在铁路西边的大罗庄。李利民年近三十,是个从小就喜欢捕捉黄鳝的人。那是八七年秋的一天晌午,村民们正准备吃午饭。李利民嫌天太热,于是拎起竹子编的黄鳝篓、拿起铁丝做的黄鳝钩,在村里阴暗潮湿的石头堆下挖了十几条做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