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12点

半夜12点的时候,一个男人撕叫划破了这个夜晚的宁静,住在这栋楼里的不少人被这个声音惊醒,本来安静的黑夜像是被鬼爪抓了一道伤痕,空气里夹杂着血腥味,似乎在隐隐作痛。林欣一直睡不着,她一直不停地叹息着,因为她对很多事情都很失望。对别人,也对自己。

人骨笛声

秦亮是个三十多岁小伙子,从小父母早逝、孤苦伶仃。他也没什么正经营生,整天东游西逛,偷偷摸摸地混日子。 附近的山上有一个小庙宇,庙里只有三四个和尚和一个负责做饭的居士。寺庙的主人法号叫海庆,俗家姓秦。是秦亮的亲叔叔,也是秦亮唯一的亲人。

姥爷的遗憾

结婚的前一天,我去给去世8年的奶奶和去世6年的爷爷上了坟,就算是告诉他们二老我的结婚喜讯吧。本来想着去给姥爷也去上上坟,告诉他老人家一声,他最疼爱的外甥女要出嫁了,可是由于地方远还有种种原因就耽搁了。其实我的心里一直很内疚,即便是迷信也好,我也是想亲口告诉他我要结婚了的

红衣催命

农村人去世了还是不会火化的,也没有专门的墓地,只是找人看看风水,在离家里远一点的地方入土为安,久而久之,一个墓变成了俩个墓,两个变成了三个墓,三个墓变成了一群墓,左一群右一群的,就变成了真正的坟场。大多数坟场都是在偏僻的公路旁或者村子的荒凉处,但是总也避不开人经过的地方。

夜里的那辆黑色轿车

我的朋友小王,已经去世将近五年了,现在想起来还是历历在目。小王生前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俩个整天待在一起,形影不离,用现在的话来说,我们两点简直就像一对基佬。小王为人很不错,不也很高兴能遇上这样的朋友,可是后来发生的一切,让我失去了这个朋友

发生在我老板娘身边的怪事

以前我在昆明上班的时候,听老板娘说遇到怪事了。老板娘在家里排行老四,俩个哥哥一个姐姐, 老板娘妈妈在老家查出来有胃癌晚期,我老板娘把她妈妈接到昆明了。刚开始老太太胃癌晚期不是很疼,可能病情加重吧,每次到吃饭的时候老太太都会一个人回房间过一会才出来

午夜火车

回到家,将照片洗出来,张东明一直盯着女孩的脸。她的神色温柔,手里似乎还拎着一个小礼包。不知怎么,张东明对她竟有一种格外亲切的感觉。午夜列车吃过晚饭,张东明酣然入睡。正睡得香甜,蓦然从梦中醒了过来。看看表,十二点整。床下,再次传来列车的轰鸣声。

回家的路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鬼节,刘晓庆走在路上,只感觉阴森森的。他刚从学校里回来。对,他在市里读大学,可是学校放假偏偏选在这一天,这他也很无奈。他家在离他的读书的那个城市很远的一个郊区。直达的车自然是没有的,他转车下了车还要七绕八绕才能够回到家中,而且途中还要穿过一个水坝。

好色的代价

一个人租下一个套间的话,确实吃不消。郑智提取朋友的提议,在外面贴了不少合租信息。在一番商讨后,终于迎来了新的合租客张海。他是一个音乐人,其实也就背着个吉他在城市里的各个酒吧里到处弹唱。人是来住下了,但是郑智却很想让他离开的冲动。

午夜凶铃

李小光号称是学校里胆子最大的人。他经常在学校里扮鬼吓人,以显示自己的胆子很大、很勇敢。用他的话说,他最瞧不起胆子小的人,经常称别人是胆小鬼。他的同桌小明就是一个胆小鬼,也是他最讨厌的一个人。平时上课的时候,李小光的衣兜里总是装着一个小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