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间里有掌声

清闲医院太平间的守夜人是个姓程的老头。程老头有个儿子,刚四十出头,身体结实,惋惜是个生涯不能自理的傻子。程老头没啥兴趣,就爱说两段山东快书。其余不说,只说英雄武松。他提及书来,就像换了一小我私家,说得有板有眼

不下跪的人

归州黄老三夫妇靠放羊为生,年過半百,膝下无一子半女。这天,黄老三来到城外放羊,先是听见天崩地裂的石块碎裂声,接着便听见响亮的婴儿哭声,循声找去,却见一块崩裂的石头旁躺着一个男婴。

祭河神

记得我有个朋友的同学,他就是做桥梁的,因为他要结婚了,所以就委托我给他做设计,后来因为在一起探讨方案的时候,我们聊起了此事。起因是因为我在给他设计的时候,由于受平时专业影响就谈起了风水一事

马蹄局

昨天晚上,我死缠着妈妈不放,让她给我说两个以前她遇的事!妈妈经不住我的折磨,只好又给我讲了好多,还说我一天不要沉迷进去了。在妈妈那里,有个是在外地做生意的,妈妈说我都认识他,以前外公过世的时候他还来送过礼的

放火的老太太

在我家的对面楼顶层,住着一个七十多岁的胖老太婆。她的相貌好赖我暂时是无法评价的,还是等到我七十来岁的时候再说吧。不过有一点就是,她几乎所有的皱纹都是从她的眼角处延伸出来的,所以这就使得她的双眼特别的醒目

半夜的冥币

开了一天电麻木(在武汉对电三轮车的叫法),我累的够戗。加之刚和几个麻木朋友消夜,喝了点酒,头昏昏的。看看手表,已经过了12点,路上没几个人,麻木也没什么生意了。我决定回家。酒精很让人兴奋,也让人变的大胆。我加足了油门。

守夜的故事

我们家在农村,以前那会科技还不发达,收的麦子不能立马处理,要在地里等着脱粒,所以收好的麦子就需要有人在地里看着。守夜的责任自然都落到男人身上。吃过晚饭,爷爷带着一壶水,牵着我家大黄狗就去出去了。

午夜恶灵

这是一个阴沉沉的夜晚,司机江南正开着车在一条静悄悄的公路上疾驰,两边的路灯散发出红红的幽幽光芒,令他感到有一股怪异的气息弥漫其中。不知为何,今天路上十分寂静,很少见到有车子,令人有种莫名的恐惧感

祠堂

祠堂,早先的时候全国各地都有,后来文化大革命了一下,就基本拆光了。现在农村人对于祖宗牌位、宗祠什么的都不太讲究了,城里人就更加不用说了。关于那些规矩演变了很多说法出来。明代之前,寻常百姓再怎么有钱也是不能建祠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