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魂油灯

吴三娃从小没有爹娘。是吴家村的吴老贵收养了他。吴老贵打了半辈子光棍,半路捡到吴三娃,喜欢得要命,待他和亲生儿子一样,一转眼吴三娃二十几岁了,可吴老贵却得了重病,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这天,吴三娃正在地里锄草

午夜十字路口

这几天,公司都被一层阴影笼罩。今天又加班了,已经十二点多了,周围同事肚子饿的咕咕叫。不远处,十字路口旁新来了一家小摊,我们抽签决定谁去买宵夜。很幸运,抽到了我。这是一家流动的小摊,以前没有见过,应该是刚开业吧。

鬼夜叉

漂泊在北京是痛苦的,租房更是痛苦的,要是既漂泊在北京还租着房是最痛苦的。小叶低着头,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向新租的房子。进了铁栅栏的门,小叶发现有一双眼睛在偷偷地窥视自己,但自己看到的地方却没有人,而那双眼睛也不见了。

墓地女鬼蝉魂

在湾沟村村的东头,有一块诡异的墓地,那里时常发生一些令人感到蹊跷的怪事。农村人下葬亡者时,也不是随便找个地方就安葬亡者,一般都是葬在自已的祖坟旁,但是在那片墓地里近些年来所葬的亡者都是以年轻人为主,其中就有我的两家邻居的亡者

黑段子之口罩

小琳是个追求潮流的女子,最近市面上又流行起口罩来,小琳一合计,也准备买一个口罩戴戴。她来到一家精品店,这家精品店与别家不同,整个陈设很新颖,也有很多年轻人喜欢的东西。小琳东逛西逛,在店员的推荐下,挑选了一个黑色带着骷颅头标志的口罩

午夜鬼影

人们常说,“疑心生暗要下雨,这会儿又有人在门口敲木鱼,净出稀罕事儿。二宝回头朝灶房里正在忙活的老婆喊了一声:“凤仙,出去看看,好象有人在咱门口敲木鱼。”“什么木鱼?”凤仙问。“你听听,门口梆梆梆直响。今天我感觉这么别扭,这右眼皮砰砰直跳

遇着亡魂

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穿了身蓝色短袖的小女孩,孤零零乘着黄昏还剩一点微弱的余光,在山间小路上急速走着。左手捻着一串佛珠,右手提着一只小小手电。忽听一个轻柔婉转的歌声,自烟雾朦胧的山岭间飘来。这小女孩摒心静气,细细听去,只觉似是以一种乡间曲调

都看到鬼了

老郭蹒跚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天很黑,借着依稀的星光,老郭只能勉强看到脚下的路,所以他走的很小心,很慢,但他走得慢还有个原因,就是他太累了,心情也极度的差。白天他忙了一天也伤心了一天,因为他的亲家也是他最好的朋友离他而去。

医院带回来的鬼物

我二十四岁的的时候我爸生病住院,白天我在医院,因为白天输液治疗啥的需要搀扶,晚上我妈在医院,住院后第三天晚上回家睡觉12点半突然醒了,卧室门没关,看到卧室门口有只手,吓的我起床赶紧开灯,一看啥都没有,一晚上没怎么睡。第四天晚上又是那个时间醒的

将死之诅

所谓将死之诅,就是一种利用临死之人身上浓重的尸气、怨气来害人的方法。将人的头发、指甲装入白色的麻布小口袋中,塞入即将死去的人的手里。头发、指甲都是人身上灵气最盛的部位,也是最容易代表灵魂的。人死的时候,会把这些灵气带走,使人阴气侵体,阳气大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