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娶鬼妻

明朝万历年间,景德镇有一个富商叫吴伦。从他祖辈开始就经营豆腐铺,后来在城中开了三家分店,吴伦长大后继承祖业,过着富足的生活。吴伦活到三十岁那年,娶了城里当铺余掌柜的千金为妻。余氏精打细算勤劳治业,吴伦得娘子帮忙,生意慢慢做得如日中天

恐怖的叫声

望天是一个生意人,平日里总要到山里去采药,然后再弄到集市上去卖,望天每天都要早出晚归,虽然累了点,可望天的生活可不差,望天是个老实人,平日里做的生意都是正儿八经的生意,决不欺骗人,所以望天的生意,是越做越好。生活自然也就差不到哪去。

恐怖片排行榜前十名豆瓣,看完不敢生孩子,国产片入围

恐怖片排行榜前十名豆瓣的排行还是比较值得信赖的,因为这个榜单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权威的了,很少人可以在这个平台去买分,因为这个平台的新号打分是没有作用的。所以只有一些老用户才可以打分,但是因为最近这些年来有的人为了自己的爱豆的成绩能看起来好看一点

印制冥币时一段惊心动魄的离奇事件

电脑制版尚未普及时,条件成熟的照相馆,都会用翻拍技巧为瞻客制作一些简略的印刷底版,雅称“菲林版”。我的“一拍即合”照相馆开了近一年,我也控制了这门技巧,并且,制版工艺越来越精良。一天早晨,大概八九点钟的时候,店里已不瞻客了。

母亲给女儿托梦

下河西村有个老婆婆,这老婆婆生有五个儿子,一个女儿,老伴头些年过世了。如今老太太已经古稀之年了,身体状况不太良好。虽说老太太有五个儿子,但是五个儿子都不待见她。住在这个儿子家,这个儿子嫌弃她,住在那个儿子家,那个儿子给他受气。

楼上住了个男人

闻晓关掉卧室的灯,把自己扔在黑暗里,蜷缩起身子。闻晓知道自己已经病了好长时间。从把韩向东堵在别人的床上开始,闻晓就失眠,情绪如过山车,急躁犹如心中装了一个火炉,转瞬又被扔进深渊,抑郁的令人绝望。闻晓和韩向东的婚姻曲线不复杂

不肯进门的孙女

虽然英英与马阿婆相处时间不长,但马阿婆已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孙女。儿媳离世之后,马阿婆依旧让英英住在家里。有村民见了,都说马阿婆傻,都劝她趁早把英英打发走。听大伙儿这么说,马阿婆连连摇头,她说孩子没了娘,本来就挺可怜的,如果自己不收留她

凶兆墨镜

“诶,大哥,买墨镜吗?”夜市上摊贩凑到我身边问,悄咪咪地样子还以为要卖我盘呢,我不感兴趣地摆了摆手。“大哥先别走啊,我这可不是普通的墨镜,它是凶兆墨镜。”“骗谁呢?”怎么现在为了卖东西,这么扯的鬼话都敢说?“哎呀,大哥,真没骗你。

驱鬼娶狐

清朝的时候,泰山附近有一个叫蔡经论的书生,潇洒聪慧,却屡试不第,遂放弃功名,潜心研究驱鬼压邪之术。一天,他游览泰山,下山的时候,看到一个老道士晕倒在泰山脚下,便停下来救治,先给道士灌水喝,又拿出随身携带的干粮让道士吃。

烛红

段生自幼聪颖,五岁习字,七岁吟诗作对。段父以之为异,认定其子将来非将即相,便将段生锁入书房,让他每日专心伏案读书。有几次,段生翻窗而出,偷偷跑出去玩耍。段父察觉后,便是一顿笞罚。久而久之,段生便打消了玩耍的念头,一心只是攻读经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