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杀生

王三水的老爹是个杀猪匠,靠着杀猪过日子。虽然老爹对王三水很好,可是王三水去很害怕老爹。他感觉一接近老爹,就会感觉到非常的难受,汗毛倒竖,好像天生就畏惧老爹一样。其实,不光王三水害怕他老爹,很多人都害怕他老爹。

午夜恐怖的漆黑楼廊

我家住在九楼,有一段时间楼洞里的灯坏了,每逢半夜下班回家,我都要摸黑走完这一百多级台阶。 夜班总是要上的,每个月份我都有十几天是在午夜后行走在这漆黑楼廊里,我曾经买了灯安上,但无济于事。我怀疑是线路有问题。

半夜讲课的女老师

“你的眼里还有我这个班主任还有这个语文老师吗?不乐意上课,就给我滚出教室。”一向平易近人的叶萧在办公室里大发雷霆。他感觉到了那些女同事惊异的目光,他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叶萧刚毕业,需要在教学上弄出点成绩来

跟着回家的女鬼

小强最近新买了一辆摩托车,他很早就想买一辆,有了摩托车以后,自己去什么地方都要方便很多。小强身上买不起汽车,能够买一辆摩托车,自己已经很开心了,他开着摩托车出去炫耀了一圈。虽然没有谁称赞他

路上的衣服不要捡

雷姥姥就住在106国道西边的村子里,平时在马路边摆一个冷饮摊,卖一些饮料和冰棍。由于106国道又称京开高速,意思就是北京到河南开封的高速路。一般行驶的车速都比较快,出车祸是经常的事。下面这个故事就是雷姥姥亲眼所见的。

午夜的女人哭声

王二愣是个拉煤的司机,每天都要翻一座山,还要经过五里坡。近来常听一块拉煤的司机们说,夜里经过五里坡的时候老能听到一个女人的哭声,好多司机们晚上都不出车了。王二愣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大家都这么叫惯了

给孩子配冥婚的鬼故事

我家住在一座县城里,这里不像大城市那样繁华,但也不像山村里那样清净。一年前我大姑妈的儿子去世了,年龄只有二十岁左右,而且这孩子是家里的独子,所以孩子去世以后,孩子的母亲,就变得整日痴痴傻傻的,孩子的父亲也是整日酗酒。

恩爱鬼夫妻

阿涛和甜甜是一对小情侣,他们本来是同一个学校的,在大四快要毕业的时候,不知怎么居然就对上眼了,于是在那个所有人都流着泪分手的时候,这俩人破天荒的好上了!没多久,他们就正式毕业了,两人一商量

同学的追悼会

今早起来接到了海路的电话,上学时我们就不是很能合得到一起的,他是满族人,据说还是个八旗子弟的后代,他的姓很长,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记住。听着电话里寒暄的声音,又看看时间,我急道:“海路,有什么你直接说成吗?我来不及上班了。”

被杀死的肥猪

老钟是一个屠夫,在当地有一个习俗,每到过年的时候,在家家户户都会杀死一头猪,做成腊肉,成为来年的食物。这里的人有些贫穷,他们一年到头很少能吃到肉。只有到过年的时候,才舍得杀死一头自己养了很长时间的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