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司机夜遇女鬼记

夜已经很深了,一位出租车司机决定再拉一位乘客就回家,可是路上已经没多少人了。司机没有目的的开着,发现前面一个白影晃动,在向他招手,本来宁静的夜一下子有了人反倒不自然了,而且,这样的情况不得不让人想起了一种,人不想想起的东西,那就是鬼!!!

网上墓地

安娜是个网虫,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浏览一些新奇的网站。这天,安娜发现了一个专门做网上墓地的网站。简单地说,网上墓地就是纪念已逝亲人的网上祭祀平台,不会受限于时间、地点,只要你想念逝去的亲人,就可以上网看看。一些人为了寄托对逝去亲人朋友的哀思

半夜穿白裙子的女人

从家走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上弦月斜挂在天空。我和老开肩上背着粮食袋,多少有些狼狈。从四顷地到平安堡要过两座山和一条河。第一座山,我们叫它蜈蚣岭。蜈蚣岭,实在不算个山,只能算个小山丘。但很陡。路多浮土和碎石,走起来,磕磕绊绊的;下山的路更陡

失踪的内衣

我的朋友小林是一个女孩,而且我们这种年纪的女孩都喜欢不停买衣服,衣服就当然也包括内衣了。虽然穿了只有自己看到,但是经常换不同的心情很不错。有次跟小林一起去买内衣,在挑选款色的时候小林跟我说起了一个事。她说她之前买了一套内衣,打算洗了第二天穿的。

爷爷走后发生了两件怪事

在那食不果腹的年代,吃不饱是再平常不过的,随之而来的的是胃病、死亡,爷爷晚年便因为胃癌痛不欲生。奶奶生了三个儿子,大伯、二伯、爸爸。爷爷病重时,大伯二伯都表示爷爷年纪大了,没有必要花钱医治了,不愿意拿钱出来。那时爸爸的生意很惨淡

天价托梦

老刘头去世后,住进了阴间的一所老年公寓。这天是清明节,老刘头一大早就起来了,没多久传来一阵敲门声,老刘头打开门一看,乐得胡子直颤,门外站着的,正是他一心盼望的邮差。邮差递给老刘头一摞纸钱,然后掏出汇款单,让老刘头签收

乡村鬼故事之纸人

夏夜,一辆奔驰在山间疾驶,浓重的酒气透过开启的窗户飘散到山林间。坐在副驾驶座的男人扭头对后座的中年男人说:“黄局,今晚的菜色您还满意吗?”说话的男人是一家运输公司的老板,名叫邓杨,而被称为“黄局”的男人名叫黄赫,是本市交通局的副局长。

闹鬼的加油站

“这个世界上总有匪夷所思的事正在发生或许下一秒就会落到你头上。”说完这句话表哥把桌子上的红茶一饮而尽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我静静的靠在椅子上回味他刚才讲过的故事,一层细密的汗珠从我的额头渐渐渗出,端茶杯的手都变得酸软无力……

敲门的姑娘

她是个刚大学毕业的学生,因为刚找到工作,没有多少钱,便租了一个十分便宜的房子。房子还算宽敞,唯一一点不好的是,门下面的缝很高,而床,正对着门。当她决定搬进来的时候,房东神秘兮兮地跟她说:“姑娘啊,你要记得,半夜,如果有人敲你的门,千万不要开门

报丧猴

早年,豫境邙山脚下,有一种猴类,被百姓称为报丧猴。这种背生白毛的畜生,有个癖好,最喜剥人衣物,披在自己身上,学人模样,但对象皆是死人。所以,时有出行之人,多日不归,家人看到猴子披有失踪者衣物,便能断定已不在人世了。跟着猴子,往往能找到遗骸。